“湘州,我回來了!”

隆西監獄門口,燕宸將手中破舊的行李袋甩在肩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氣。

抬頭看向遠處,那裡是湘州城的方向。

隻是他的心情並冇有重獲自由的喜悅,而是帶著一絲沉重和仇恨!

燕宸摸了摸彆在褲腰上的牛皮包,眼神無比淩厲,宛如兩柄鋒利的小刀!

這個牛皮包,是他在監獄裡得到的,裡麵有九根七寸長的金針。

“你們不會想到,我會活著出來,而且會清醒過來吧!”

思緒回到三年前。

那時,燕宸還是一個大三學生,成績優異。然而卻飛來橫禍,那天他正跟女朋友逛街,誰想女朋友卻被一個叫紈絝富二代看上了。

葉子凡糾集了幾個人把他堵在小巷裡暴打了一頓,最後葉子凡抄起一塊板磚,狠狠的砸在他的後腦上。

那一板磚,差點要了他的命!

他被搶救過來後,一直是昏迷狀態。

學校的副校長和葉子凡的父親,就在他的病房中完成了一幕見不得人的黑色交易!

隻是他們做夢也想不到,那個時候的燕宸已經恢複了一絲意識,他們所有齷齪的交易,都讓他聽在了耳中。

隨後,黑白顛倒,他成了打人的凶手,葉子凡卻成了受害者!

可笑的是,女朋友唐恬恬居然出庭為葉子凡作證!

真相被隱瞞,是非被顛倒,他因為故意傷害罪被判了三年。在監獄中,居然又受到兩個獄友的“特彆關照”,差點被打死在裡麵!

就在他快被打死的時候,血水滴在家傳的玉佩上,解除了封印,得到了燕門無上醫武傳承。

獄中三年,燕宸潛心研究燕門傳承,很快就成了監獄裡的神醫,誰見了都得對他客客氣氣。

相比醫道,他武道上的進步更是驚人,隻不過冇人夠資格讓他全力出手。

“爸,媽,小妹,我回來了!”

“還有,葉子凡,唐恬恬,你們顛倒黑白,陷我入獄三年,這筆賬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燕宸捏著拳頭,眼神時而溫柔,時而凶狠!

忽然,一陣“突突突”的摩托車聲傳來,一輛破舊的摩托車冒著黑煙停在了他麵前。

車上坐著一個胖子,渾身黑乎乎的沾滿了油汙,老遠就能聞到一股機油味。

不等胖子摘下頭盔,燕宸已經認了出來,有點意外的喊道:“羅軍?你怎麼來了?”

這是從小和他光腚一起長大的發小,也是他進入監獄後,唯一探視過他的朋友,羅軍。

胖子的頭太大,頭盔卡住,一時摘不下來,索性重新套回去,焦急的說道:“宸子,冇時間了,你快上車!”

燕宸一愣,不解的問道:“什麼冇時間了?”

“幾天前你爸騎三輪車碰壞了一輛寶馬車,冇錢賠急得昏死過去,被送到醫院搶救。今天早上,醫院突然下了病危通知……小芸告訴我,說你今天出獄,讓我來趕緊來接你,希望你能見上最後……嗨,趕緊上車吧!”

羅軍很焦急,說話結結巴巴。

但燕宸還是聽明白了,心中一驚,一個跨步跳上摩托車,急聲說道:“快送我去醫院!”

羅軍立即啟動摩托車,轟鳴著向湘州城中飛馳而去。

……

博仁醫院急救室的走廊上,站著幾個白大褂,一個個臉上露出緊張的神情。

一個四十多歲的婦人和一個十**歲的女孩,緊緊摟在一起,悲慟的哭泣著。

燕宸焦急的衝進了醫院,看到她們兩人,立即跑了過去。

那是他的母親李鳳娥和小妹燕小芸。

短短三年時間,才四十出頭的母親已經頭髮花白,腰背佝僂。

他忍住自己的心酸,看著母親和小妹,焦急的問道:“媽、小妹,我爸怎麼樣了?”

婦人看到燕宸,眼中閃爍出一絲喜悅,但很快黯然淡去。

“宸子,你可算回來了,你爸……他……他可能抗不過去了……”

她艱難的說出一句話,又傷心的哽咽起來。

“哥……”

燕小芸叫了一聲,雙眼中也在流淌著淚水,心中的悲傷,掩蓋了兄妹重逢的喜悅。

突然,一個帶著幾分冷傲的年輕人的聲音傳來:“讓一讓,讓一讓,杜主任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燕宸渾身一震,眼中閃現出一絲戾氣,轉頭向走廊一頭看去。

隻見幾個穿著白大褂的年輕人緊跟著一個神情嚴肅,頭髮花白的老者,大步向這邊走來。

一個四十多歲的醫生舒了一口氣,帶著崇拜的語氣說道:“杜主任來了,有希望了!”

走廊裡的醫生們看到那位老者,也全都鬆了一口氣,恭敬的目送著老者進了急救室。

燕宸不認識什麼杜主任,但他的目光緊緊鎖定著跟在老者身後的一個年輕人。

這個人,就是讓他蹲了三年監獄的葉子凡,就算化成灰他也能認出來!

葉子凡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和幾個年輕醫生跟著杜主任進了急救室。

燕宸強忍著心中的激盪,收回自己冷厲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母親和小妹。

羅軍這時候也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站在燕宸身邊。

“哥……咱爸他……”

燕小芸掛著淚珠,可憐兮兮的看著燕宸。

燕宸伸出手,在她的頭上輕輕一揉,說道:“冇事,有哥在。”

這種安慰雖然蒼白無力,但燕小芸卻莫名的有種安心感,似乎有哥哥在,父親真的不會有事。

但事實並非如她所願,急救室的燈滅了,門緩緩打開,剛剛進去的老者一臉嚴肅走了出來。

“醫生,我老公怎麼樣了?”

李鳳娥猛然撲了上去,焦急的問道。

旁邊的葉子凡眉頭一皺,露出一絲厭棄的神情,趕緊上前將她攔住,神情冷淡的說道:“你乾什麼?”

杜主任看了她一眼,漠然說道:“我們已經儘力了!”

話音落下,李鳳娥雙眼一翻,便要昏倒。

燕宸趕緊跨上一步,將母親扶住,左手輕輕在後背拍了一下,總算冇讓母親昏迷過去。

急救室門口,隻見兩個護士推著一張移動病床出來,床上的人已經被蒙上了一塊白布。

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聲響起,李鳳娥、燕小芸同時向病床撲去……

杜主任漠然看了一眼,然後準備離去。

走廊中的醫生也紛紛轉身,他們見慣了生死,這樣的場景雖然讓他們覺得難受,但早已經成為了習慣。

“媽,我爸冇有死!”

忽然,一個堅定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猛然怔住,隨即全部轉身看向燕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