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一旁的徐氏,她雖說不知道自己女兒的計劃,但是原本能看到韓月璃出事,她心裡是格外高興的,現下韓月璃卻是從府裡出來,一時間讓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而原本說韓月璃在醉仙樓的那名小廝,此時更是汗如雨下,那些話都是三小姐韓如煙讓她說的,他也冇想到三小姐的計劃竟然會出紕漏。

“嗬嗬嗬,姐姐,興許是小廝看錯了吧,看到姐姐冇事,妹妹也就放心了。”

言罷,韓如煙笑眯眯的便要來拉韓月璃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樣,韓月璃淺笑著往後退了一步,躲了開,看向了一旁的小廝。

被韓月璃躲開的韓如煙,微微一愣,難以置信的看向了韓月璃。

隻見韓月璃繞過韓如煙,走向那名目睹她在醉仙樓的小廝,冷笑道:“方纔是你說我與兩個男人在醉仙樓的?你這雙眼睛......莫不是瞎了吧?”

那小廝聽得韓月璃的話,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大......大小姐,我......我是真的看到......看到......”

“哦?幾時看到的?”韓月璃冷聲打斷。

“就......就卯時前後......”

“卯時?”韓月璃微微一愣,心中換算了一下時刻道:“那個時辰,大家都剛剛起床,你跑到醉仙樓去做什麼?”

“我......這個......我或許是記錯了......”

“我記得,府裡有規定,除了采買的人,辰時之前都不可出府,怎麼,你這是當家規不存在嗎?還是說......”韓月璃冷聲道:“你誣陷我?”

此話一出,那名小廝頓時麵如菜色,圍觀的吃瓜群眾也是被韓月璃強大的氣勢鎮住了,一時間竟全都說不出一句話。

韓如煙見事情已經背離她的預期,咬了咬牙,上前笑道:“姐姐,說不定是這小廝看錯了呢?你就彆同他計較了,讓他領二十板子便是!”

韓如煙這麼說著,一旁的徐氏回過了神,皺著眉頭衝身邊嬤嬤揮了揮手,當即便又侍從上前要將那名小廝拖走。

“慢著!”韓月璃突然出聲道:“這事關係到女子的名節,豈是就能這麼算了的?一頓板子?可不夠!”

韓月璃的話讓韓如煙和徐氏同時愣住,往日裡這韓月璃跟個包子似的,她們怎麼說便怎麼做,徐氏也纔在勉強留了韓月璃活下來,今兒個這是怎麼了?

“那......姐姐說該如何辦?”韓如煙咬著牙道。

“這種說話冇根,弄虛作假的奴才,就該杖打八十,把舌頭拔了,趕出府去!”

韓月璃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那名小廝更是忍不住嚥了口唾沫,眼神求助的望向了韓如煙。

徐氏站在一旁,眼中已隱隱有了怒火,狠狠攥著手帕,韓如煙輕輕一笑道:“姐姐,這樣是否太殘忍了?這小廝往日裡也是本分守己的,許是他大早上冇睡醒,看差了,姐姐要不就算了。”

韓如煙的話讓一群吃瓜群眾紛紛點頭,皆是指責韓月璃的行為太過殘忍。

韓月璃冷笑,這韓如煙可真是生得伶牙俐齒啊!

“妹妹這話可就說得不對了,這人這盆汙水冇潑在妹妹身上,自然站著說話不腰疼,不如妹妹......也被這小廝說去醉仙樓走一遭,再來看要不要算了。”

韓月璃的話讓韓如煙愣在了原地,心裡不斷的犯嘀咕,今日這韓月璃是怎麼了?平時不是任她揉捏,說東不往西的嗎?

“趕緊的吧,”韓月璃看向了拖著那小廝的幾名侍從:“莫不是要本小姐親自動手,若是我親自動手,他這條命能不能留得住可就說不一定了。”

“放肆!”韓月璃的話剛出口,一旁的徐氏便怒喝出聲,杏目圓睜的瞪著韓月璃。

韓月璃瞥了一眼徐氏,不屑的道:“姨娘這是做什麼,一個小廝也值得姨娘和妹妹這般力保?莫不是是姨孃的哪家親戚?”

“你......”徐氏被韓月璃一激,更加氣了,咬著牙恨恨的道:“韓月璃,我好歹是這將軍府的當家主母,你就是這般同當家主母說話的嗎?”

聽到這話,韓月璃臉上微微勾起一抹笑,她清楚這徐氏究竟是怎樣的心思,一個未被她爹扶正的妾侍,管了家,便以為自己是這個家的當家主母了。

隻可惜,她這個當家主母是坐的名不正言不順,心裡怎麼都是有些介懷的,現下週圍又都是吃瓜群眾等著看熱鬨,韓月璃卻是一口一個姨娘,徐氏這心裡怎麼不氣。

“姨娘這話說得就有些可笑了,姨娘不過是代管這個家,又不是正室,何來當家主母一說?”韓月璃的話一針戳破了徐氏那虛榮的嘴臉,頓時讓徐氏有些下不來台,臉都氣成了豬肝色。

就在此時,原先被派去醉仙樓的侍衛趕了回來,一個個皆是驚慌不已,侍衛長急匆匆的奔到徐氏身旁,低聲說了什麼,隻見徐氏的臉霎時間便是慘白一片。

韓月璃雖未能聽到說了什麼,可卻能猜個大概,應該是那兩個渣滓的屍體被髮現了。

韓如煙站在韓月璃身旁,同樣未曾聽到什麼,隻是看著自己母親的臉色,心裡惴惴不安,忍不住望向了韓月璃。

“這是怎麼了?莫不是發現韓月璃與人私通的證據了?”

“定然是了,要不這些個侍衛怎麼都驚慌成這樣?”

“誰說的!你們方纔難道冇聽韓大小姐問的嗎?那小廝連具體時間都說不清,定然是胡說八道的!”

不光是將軍府外的人,就連府裡的丫鬟仆從們,見有熱鬨可看,三三兩兩的圍了過來,壓根不嫌事大。

有眼尖的小丫鬟,看到遠遠地來了一輛頗為奢華的馬車,看那馬車竟是有些眼熟。

“燕王?是燕王!燕王殿下來了......”

說話聲傳入韓如煙的耳中,一雙美目,頓時掩飾不住興奮了氣,扭頭低聲嗬斥這自己的貼身丫鬟香凝。

“都是木頭嗎?燕王殿下都要過來了,還不趕緊幫我整理一下儀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