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這小妞皮膚可真滑啊,跟水做的似的。”

“可不是嘛!人家好歹也是將軍府的千金,自然同勾欄瓦舍那些低賤貨是比不了的。”

“大哥,你說這......三小姐把這大小姐賣給了咱們,燕王......燕王可會找咱們算賬?”

“你擔心這麼多做什麼,一個廢物,燕王怎會在意,再說了到時候被破了身子,就是燕王又能有什麼辦法,你趕緊的,不快點,就讓我先來!”

大周朝,醉仙樓內,一胖一瘦兩名男子站在床邊,垂涎欲滴的盯著眼前瘦弱的少女。

鏤空雕花的檀木大床上,少女蒼白的麵容不帶一絲血色,即便衣衫淩亂,卻依舊帶著一絲不可言說的美。

頭好暈,腦袋昏昏沉沉的......

什麼聲音?三小姐?燕王?這什麼跟什麼啊?

就在韓月璃努力想搞清狀況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肩頭一涼,似乎是有人撕破了她的衣服,隨後便感覺有兩隻粗糙的大手正在自己肩頭摩挲。

一隻手摩挲了片刻後,便向韓月璃的胸口探去。

喵的!這是要對她行不軌之事啊,韓月璃這可忍不了,猛地睜開了眼睛,一把死死的扣住了探向自己胸口的那隻手。

“找死!”韓月璃話音未落,就聽“哢”的一聲悶響,那隻鹹豬蹄已被生生折斷。

“啊!我的手!啊......”鹹豬蹄的主人口中發出殺豬般的尖叫,韓月璃抬頭便看到一名麵上生瘡,身形肥碩的男人。

也不知是被嚇得還是憤怒的,韓月璃抬腳便踹在了那男人的臉上,一腳將人踹了出去。

待到將那人踹了開,韓月璃纔看清了屋內的情況,檀木沉香的傢俱,搖曳著的燭火,以及兩個身穿古裝的粗野男子。

這......這是哪兒?韓月璃懵逼了,身為二十一世紀特種兵,叱吒黑白兩道的毒醫,她不是去執行暗殺任務了嗎?

對!暗殺任務!她記得她是暴露了,走投無路之下,喝下了自己調配的毒劑,她韓月璃親手調配的毒劑,是絕無生還的可能的。

這麼說,她......她死了?不過一個呼吸的時間,韓月璃便想了起來,可下一秒,有什麼東西鑽進了她的腦中,一陣劇痛襲來。

原來......她不僅重生,而且還穿越了啊!

她現下附身的這具身體也叫韓月璃,是大周朝鎮遠將軍府的嫡長女,生母早逝,庶母下毒,也虧了這具身體原主命大,體內尚有殘毒還能活這麼久,但卻被傳出了廢物的名聲,。

雖是個廢物吧,卻同當今最出色得寵的燕王自小訂了婚,因此惹了不少女子的妒恨,恨不能將韓月璃除之而後快。

而這具身體的庶妹韓如煙,就是最欲將她除之而後快的女子。

可當真是好手段啊!韓月璃心想著,緩緩從床上坐了起來,將已經被撕破了一些的衣服拽了拽,攏住這具瘦弱的身體,冷眼看著屋內這兩個欲對她行不軌之事的男人。

“啊啊啊!大哥,我的手我的手,殺了她,大哥給我殺了她!”之前被韓月璃一腳踹出去的男人,此時窩在軟塌旁,捧著自己斷了的手哀嚎著。

“你......你個廢物!居然敢傷我弟弟!老子宰了你!”屋內的另一名男子,身形較瘦,一雙三角眼怒瞪著韓月璃,說罷,便是抬起拳頭就向韓月璃衝了過去。

微微側過身子躲過一拳,膝蓋往上一頂,隨後雙手撐在床榻上,抬腿一腳揣在那男人的命根子上,一腳將人踹了出去。

頓時,隻看那人表情猙獰,捂著下體滾到了地上。

“不自量力!”韓月璃冷哼一聲站起身,瞥了一眼在地上打滾的男人,走向了軟塌邊的胖子。

“你個廢物,你彆過來!信不信我殺了你!”胖子看到韓月璃向自己走來,手腕的劇痛讓他不免害怕,伸手去夠軟塌上自己的斧子。

可還不等夠到斧子,那隻胖乎乎的手便被一隻腳狠狠踩住,隨後便聽到一道冰冷的聲音鑽進了他的耳朵:“你這隻手,剛纔可有碰過我?恩?”

韓月璃平生最恨的便是強姦猥褻,前世碰到強姦猥褻的男人,她是見一個便要狠狠將人收拾一次,卻不想,她剛穿越,就趕上了這種事情。

這具身體尚不滿十六歲,竟就要遭受這種事情,若非她穿越而來,豈不是就要被這兩個猥瑣的東西毀了清白!

想到這裡,韓月璃心中越發氣憤,腳下使的力也更狠了幾分,那胖子口中當即便是慘叫連連。

“你......你個廢物,我們是三小姐的人,你......你敢動我們,就不怕三小姐不會放過你?”那胖子見韓月璃拿起了自己的板斧,咬著牙惡狠狠的吼道。

隻見韓月璃那板斧的手微微一頓,三小姐?莫不是她那個便宜庶妹?把她賣進這醉香樓就算了,竟還要找兩個人來徹底毀了她的清白!

好啊,可真是好得很!韓月璃心中愈加憤怒,眼中流露出了絲絲殺氣,目光一凜,盯著那胖子道:“有空擔心我,還不如先擔心擔心你們能不能看見明天的太陽吧!”

說罷,韓月璃抬起手便欲將手中的板斧向那胖子砍去。

就在此時,韓月璃身後的那稍瘦的男人突然出聲:“且慢!你......你難道就不想要你體內所中之毒的解藥了嗎?”

男人話音落下,韓月璃的手也停了下來,扭頭看向了他,隻見那稍瘦的男人疼得滿頭是汗,撐在桌角,得意的望著韓月璃。

韓月璃眯了眯眼睛,這具身體柔弱,體內有些許殘毒,她是察覺出來了,可這個男人怎麼會知道,難道當初......?

那男人見韓月璃停住了動作,自以為鉗製住了韓月璃,臉上當即揚起了一個得意的笑容道:“嗬嗬,三小姐將您送進這醉仙樓前,我們可是給你餵了有毒的藥了的,你個廢物,難道不想要解藥了嗎?”

韓月璃聽罷,心裡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還以為這人知道了什麼辛密的事兒,準備留下來拷問拷問,原來就是這麼點破事。

身為毒醫,她體內若真是有威脅自己性命的毒存在,她韓月璃怎會察覺不出來,現下這具身體除了體內之前的殘毒,有些虛之外,再冇有彆的毒存在。

這個男人當時給她喂得分明是**藥,竟還敢說是毒藥,真是笑死人了。

韓月璃想到此,嘴角不經揚起了一抹冷笑道:“你們一口一個廢物,可竟連毒藥和**藥的都分不清,還想以此誆我,到底誰廢物?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