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喪屍病毒爆發還有十個月,我的避難所工程正式開始。

我們先將進山的路做了圍欄,安裝好鐵門,立上景區開發的牌子,這樣就其他閒雜人上山。

防空洞入口安裝好防爆門,靠城裡的洞口安裝防爆玻璃,確保光照,洞內做了拓寬加固,四周做防水。洞內做好分割,方便物資分類儲存。

洞裡麵積很大,工程也不是短時間能完成的,看著工人師傅做工又快又好我也不催促,將需求交代後就下山了。

下山還有重要的事,畢竟上輩子的抽還冇有報呢!上輩子我被大姑一家推向喪屍群,被喪屍撕咬而死,重來一世,我一定要報仇。

我先去市裡最好最繁華的小區租下一間套房,又買了許多針孔攝像頭,安裝在套房額各個角落。

這一世我要看著他們死。做好一切後,我去了大姑家,敲響了大姑家的門。

大姑開門看見是我,白眼一翻,各種謾罵脫口而來,終於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時候,側身讓我進了屋。

“阿琪,你說說你,魔都的房子說賣就賣,你讓你弟弟以後結婚怎麼辦?”

“你趕緊把賣房子的錢拿出來,給你弟弟重新買一套,好歹我們養你一場,你不能做白眼狼。”

“大姑,你放心,弟弟的房子我早就準備好了,我在魔都的房子是個老破小,還隻是付了個首付,給小弟結婚太寒酸了,也怪我冇用,冇辦法掙更多的錢,不然。。。。”

看著大姑的臉色因為買房的事,漸漸舒緩,我的心裡冷笑了一聲。

假惺惺的做了一場戲,因為失去離得不遠,又帶著大姑去看了房子,交了鑰匙之後,我提著一包食物回到了酒店。

在酒店門口遇到兩個小乞丐,哆哆嗦嗦的看著我。我歎口氣,將手中的食物和身上僅剩的現金遞給他們。

大概是從小受過苦的,就見不得可憐的小孩,能幫的還是幫一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