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的行李箱》 小說介紹

前任的行李箱男女主角(池澈丁澤宇)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池澈丁澤宇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前任的行李箱》 第4章 免費試讀

第二天醒來,拿起手機,微信上好多未讀資訊。

首先是社團群內有些爆炸,原來昨天那個男生將我們一起離開的背影拍了照片發到群裡。

然後退出群視窗,我看到了池澈的資訊。

「這麼快嗎?」

「小晚,你在嗎?」

「小晚」

「睡了嗎?」

我盯著資訊足足看了幾分鐘,不知道如何回覆,腦海中想起昨天他送何安安回他住處的畫麵,而他這兩條資訊的語氣,像是嘲諷,又像是……很不爽。

放下手機,我感覺頭痛欲裂。

丁澤宇拿著早餐敲門,我從臥室走出來看到他,兩個人都有些不自然。

接過早餐時,手指輕觸,他一怔:「小晚,你好燙。」

我抬眼,摸了摸頭,怪不得感覺自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他有些急,連忙扶我坐下,然後去翻藥箱。忙活了好半天,找出一支溫度計,一瓶退燒藥。

接下來的一整天他都細心地照料發燒的我,直到傍晚,我感覺身體在逐漸恢複元氣,而他已經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這個從大二開始就加入我們社團的吉他手,我竟從未注意他。他很好看,側臉的鼻尖微挺,整張臉乾乾淨淨的,睡著的時候嘴角漫著笑意。

我正看得出神,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池澈。

我按了接聽鍵。

「你在哪?」他說。

「我……」

我一時語結,我知道,學校外麵租住的公寓不過這幾棟,他就住在對麵。

「你不會真的去他那住了吧?」他的聲音有些微怒。

我吸了一口氣,此刻並不想和他置氣。

電話兩頭都沉默良久,他忽然說:「我剛把安安送走了,她說要去參加一個比賽。」

「哦。」

他是想告訴我他們冇有住在一起嗎?還是什麼訊息呢?

但於我而言,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不冷不熱地又迴應了他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分手後還能做朋友這種事,我這個狀況著實不太適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