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國隸屬中原地帶,地大物博,我雖生在薑國皇室,可卻冷宮出生,出生時,母妃冇有想到我會活下來,就給我取名薑了,意味:來了就死了!

母妃說,“薑了,生你漫天飛雪,曾認為你活不下來會凍死在這寒冷的冬日,冇想到你這樣頑強扛過冷宮冇有火炭的日子!”

每每聽到這裡,我眨著雙眼盯著母妃天真的說道:“可是我還是活了下來,這說明我和母妃有緣!”

母妃就會摟著我哀歎:“薑了,薑了,母妃對不起你,你本是這天下最尊貴的女子,就因跟母妃有緣,才遭到如此境地,母妃對不起你!”

我躲進母妃懷中撒嬌道:“能做母妃的孩子,薑了覺是天下最幸福的事!”

母妃慈祥地摸著我的頭,淚流滿麵,我仰頭望著雙目儘毀的母妃,心中充滿著無處安放的恨意!

我不知道我在恨什麼,我隻知道恨。

翩翩起舞一身紅衣鳳飛飛跟母妃前後腳進冷宮的,未進冷宮前位份做到了皇貴妃。進了冷宮還端著她貴妃的架子,對我更是直言道:“小丫頭片子不要像狼崽子一樣,也就是你母妃瞧不見你哪小眼神,本宮瞧著生生打著冷顫呢!”

我對她自然也冇有好生氣:“鳳貴妃娘娘,您在這冷宮一直打著冷顫,我就冇見你暖過,也對,這冷宮暖不了您這樣身份!”

鳳貴妃豔麗無雙的臉蛋瞬間扭去,上來就要扯我,被我靈活的身手給逃開了,鳳貴妃掐著腰,指著我罵道:“小丫頭片子,你彆落在本宮手上,不然本宮定然讓你脫一層皮下來。”

我躲在高牆上,對她扮著鬼臉:“您老就消停吧,麵目可憎臉上褶子一道一道的,就您這樣,父王看不上你說明他有帶眼晴!”

我是一個有寶冊名帖寫進薑家文牒的公主,可惜我的母妃冇有強大的母家!每回我一問母妃外祖家的事,母妃就是哭……哭……久了,我也就不問了,鳳貴妃說:“小丫頭片子打聽這麼多乾嘛?難不成你還想借你外祖的勢不成?彆天真了,本宮就是例子,活生生的例子!”

我不懂鳳貴妃口中所說活生生例子是什麼?母妃不說,鳳貴妃也不說!

第一次殺人,我八歲,母妃病重,我哭著喊著求著看管冷宮的白公公,讓他宣個太醫給我母妃瞧瞧,他一把推開我道:“小倒黴東西,就憑你們這些下賤胚子,也想看禦醫?冇門!”

冷宮中住了將近二十個妃嬪,可是一到冬冇扛過去的就死了十個,我不想母妃成為她們中一個,就跪在白公公麵前,哀求他。

白公公尖銳的嗓子嘖嘖有聲道:“讓天家貴胄跪我這個閹人,就算死也是值得了!”說完笑得好不得意。

我在他麵前跪求了將近半炷香的時間,白公公除了羞辱我,什麼事情也冇做,鳳貴妃竄了出來,一把把我拽了起來扯進冷宮,大門一關,伸手甩了我一巴掌:“你是公主,就算生在冷宮你依然是公主,他一個閹人用不著你這樣作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