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第一次獻給了這個女人,還救了這女人一命,這女人不感恩戴德以身相許也就罷了,居然還要告他侵犯之罪。

簡直,好人不能做。

難道真的是我看錯門牌號了?秦夢秋準備穿衣服:“你把眼睛閉起來不許看,我穿衣服!”

又不是冇看過,不僅看過,我還一針見血了呢,周易開口道:“你自己穿好衣服去看看吧!”

周易閉上了眼睛,還轉過了身體。

三下五除二,秦夢秋穿好衣服,“噠噠噠”踩著高跟鞋,忍著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來到門口抬眼一看。

“轟!”頓時,猶如雷劈一般,整個人疆在了門口,腦海一片空白,天啊,真是1809,她真的走錯了房間。

自己開的房間在隔壁。

這天大的烏龍還能再汙一點嗎?

她守了二十幾年的貞潔,居然因為走錯房間,奉獻給了一個陌生的男人。

周易對秦夢秋開口道:“現在看清楚房間號碼了嗎?”

“可你既然知道我走錯房間,為何不提醒我,還要侵犯我?”秦夢秋臉色緋紅,美不勝收,但一臉嬌怒之色。

“我想提醒來著,但我開門之後,你摟著我就啃,我知道這是因為你中毒所致,我不怪你……”

秦夢秋打斷道:“我中毒,你不怪我?”

“是啊!”周易很認真的點頭。

無恥的男人她見過不少,但還冇見過這麼無恥的,她問道:“好啊,你說我中毒,你說說我中了什麼毒?”

“奇銀合歡散!”周易很認真的說道。

秦夢秋能相信嗎?

當然不會相信。

在她認知裡,奇銀合歡散隻有在武俠小說裡纔有,就算現實中有也是禁藥,她怎麼可能會中這種毒呢?

看來這女人不信啊,幸虧老子錄音了。

周易拿出手機道:“我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所以在幫你解毒的時候特意錄音了!”

於是周易打開手機錄音軟件。

“嘩!”

聽到錄音裡麵的聲音,秦夢秋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頸,這無恥的混蛋,還真的錄音了,不過好像是我侵犯他在先……

“喂喂喂…你搶我手機乾嘛?”周易一臉懵逼。

秦夢秋來到他的麵前,直接從他手裡搶過了手機,然後“啪”的一聲,手機落地變成廢機。

周易:“……”

這女人還講理嗎?那是我洗清罪名的證據。

然後,秦夢秋從皮包裡拿出一紮人民幣,甩給了周易。

周易問道:“這是封口費嗎?”

“開車費!”秦夢秋又拿出一紮錢甩在周易的臉上:“這是封口費,這件事情今天就這麼算了,若是被我知道你在外麵胡說八道,我饒不了你!”

“拜托,吃虧的是我好吧!”周易冷哼,有些受不了這女人了。

“所以我給你了封口費與開車費,從此以後,我們冇有任何關係!”說完,秦夢秋轉身要離開房間,卻被周易直接給攔住了。

秦夢秋冷道:“你還想乾嘛?”

周易說道:“我是行程體驗,第一次開車免費,請你拿走你的錢!”

他雖喜歡錢,但他不是鴨子。

“隨便你!”秦夢秋冷視周易一眼,然後拎包出門右拐。

右拐那間1806的房子,是她昨晚開的。

周易提醒道:“彆怪我冇提醒你,你被人下藥算計了,你昨天晚上開的房間有可能有其他人在內,你現在回去的話,有可能是羊入虎口!”

“所以,我提醒你還是不要回那個房間了!”

聽到這話的秦夢秋一臉厭惡的看著周易:“就算有什麼事情,也不用你管,哪怕我被人侮辱了也不用你管!”

說完,秦夢秋直接離開了。

周易看了一眼秦夢秋的背影,冇多大反應,反正他已經提醒了。

“咦,這女人的身份證怎麼掉在地上了?”周易從地上撿起身份證,掃視一眼:“秦夢秋!”

送,還是不送?

周易猶豫了一下,還是打算送。

剛出門口,隔壁1810的房間卻傳來聲音:“不臣服新殿主,隻有死路一條,青龍,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哈哈哈……五年了,那個謀奪醫神殿殿主之位已經五年了的叛徒,讓我臣服不可能,我青龍不是你們這種貪生怕死之人……”

周易本來打算不管閒事的,但對方卻提到了醫神殿,並且自稱青龍,老者曾對他說過,出獄之後,聯絡醫神殿八大長老之一的青龍。

冇想到,會在這裡碰到。

房間裡為首的是一個鬥篷中年,很有氣場,旁邊有三個打手押著一個鼻青臉腫的人。

“醫神殿在處理叛徒,不想死的話就離開!”鬥篷中年見周易開門進來,眼神中透著威脅。

周易開口道:“我就是為處理醫神殿的叛徒而來!”

這話一出,鬥篷中年與三個打手對望一眼,有所意外。

更讓他們意外的還在後麵。

周易繼續道:“不過在我眼中,你們纔是叛徒!”

他已經瞭解清楚了,這些人都是醫神殿的叛徒,他們押著的那個鼻青臉腫的人就是他要找的青龍。

“你還真是找死!”其中一個打手上來就是一拳朝周易的臉上砸去,那曾想周易出手如電,“哢嚓”一聲,擰斷對方脖頸。

鬥篷中年驚吼道:“你是什麼人?”

“處理叛徒的人!”周易眼眸冷冽,氣壓九霄,風雲蓋世,與麵對秦夢秋的時候,判若兩人。

神秘老者對他說過,叛徒殺無赦!!!

鬥篷中年臉色一變:“給我殺了他!”

可是剩下的兩個打手剛剛出手,便飛了出去,在他們砸落在地的時候,已經氣息全無。

鬥篷中年,身軀顫栗:“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說過,處理叛徒的人!”周易赫然又出手了。

“哼,處理我,也要看看有冇有那個本事!”鬥篷中年也出手了,他是醫神殿八大長老之一,自然是個高手,可是當他真正與周易對拳的時候,才知道周易有多麼強大。

然後,被周易三下五除二,直接捏住脖頸擰斷,氣息全無。

旁邊的青龍被周易的霸道給震驚的啞口無言,那被他直接秒殺的可是醫神殿八大長老之一。

還有,在他眼中,他們纔是叛徒,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