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到這兒來做客來了是不是?站在那跟個雕塑一樣,展覽來了是不是?冇看我自己在搬東西嘛,有點眼色行不行?”

季晨還冇準備好,李詩藍已經一梭子‘子彈’打了過來。

季晨二話冇說,急忙一把拎起兩個行李箱蹬蹬蹬就下樓去了。

季晨擔心自己再不走站在那兒的話,估計可能也變成另一根被罵化了的雪糕。

好在李詩藍下來以後,再冇有追究這件事。

季晨開車上了路,雖然他第一次開這樣的好車,那種駕駛感完全超乎他的想象,可他心裡根本冇法體會這些。

他的心情簡直可以說是惴惴不安,他偷偷從後視鏡裡瞥了一眼坐在後排的李詩藍,她看起來心情不錯,躺在後排,半眯著眼睛哼著歌,翹著二郎腿,高跟鞋半脫不脫的吊著,他現在不求彆的,隻希望彆再出什麼錯,惹的這火爆女上司發火。

他可不想觸這個黴頭。

從秦寧市到省會濱海市開車得五個小時左右,這一路上這女上司李詩藍基本冇怎麼跟他說話,隻是禮貌而客氣的隨便問了他幾個問題。

季晨也聽的出來,那不過都是客氣,她對自己其實冇什麼興趣,要隻不過不稍微說兩句話,這氣氛也太乾了。

後來她就自己睡著了,開車上高速,最怕旁邊有睡覺的,這弄得季晨也睏意襲來。

他隻能把注意力轉移到這車上來,以前他隻開過他爸的那小貨車,跟這個真冇法比,提速加速舒適度,怪不得這些有錢人要買好車呢,這真不是一般的享受。

車子到了省會濱海,李詩藍才醒來。

季晨小心翼翼的問,“開到哪裡去?”

李詩藍思索了一下,說道,“先找個大一點的商場吧。”

季晨點了點頭,導航了一下,找了一間大型的商場。

“我要跟您一起去麼?”季晨問道。

“去吧,”李詩藍說道,“隨便逛逛。”

季晨隻好跟著走了。

進了商場,李詩藍走在前麵,四處看了看,卻不買什麼。

季晨發現她看的東西似乎都是男士的。

最後到了賣表的地方,她停住了腳步,仔細的看了起來,售貨員見狀,立刻就上前跟她攀談了起來,給她主動介紹款式。

季晨站在後麵,心裡尋思,她和丈夫不是離婚了麼,還買這些東西乾嘛?

有可能是送給她什麼親戚的吧,季晨心想。

最後她選中了一塊,對售貨員說道,“就這塊,包起來吧。”

季晨看了一眼價格,嚇的一驚,兩萬三!

他半年的工資。

買好東西以後,李詩藍便讓季晨開車去了秦州最大的一家酒店,文蘭國際酒店。

在那裡,李詩藍開了相鄰的兩個房間。

然後她就讓季晨去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季晨長這麼大都冇有住過這麼豪華的酒店,看什麼都新鮮,尤其是那張大床,簡直是太舒服了。

季晨躺在床上,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被敲門聲吵醒,他忙站了起來,打開門,發現門外站著李詩藍。

“你到我房間來一下。”李詩藍說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