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腦海裡被加入一段回憶……

簡言之,就是原著沈柒柒為乾坤殿殿主之女,從小心狠手辣,萬分驕縱。自男主淩退思15歲進殿以來,對他一見鐘情,百般糾纏,人家男主根本對她這個作精不感冒,喜歡另一個溫柔善解人意的白月光師姐。於是她對男主角愛而不得,多次暗示、引誘他不成,惱羞成怒。譬如說,寒冬臘月裡將他的行李被褥全部潑水浸透,譬如說,動不動命人把男主揍得鼻青臉腫,譬如說,一到吃飯時間就讓他罰跪餓肚子,譬如說,讓男主起得比雞還早挑水砍柴做飯……男主在乾坤殿受儘她的折磨,受儘師兄弟的嘲笑,終於黑化成為一代魔尊。她,是男主炫酷歸來闖殿之日第一個被五馬分屍的炮灰!

看到這裡,沈柒柒總算搞清楚自己穿成的不是人美心善的女主角,而是惡毒做作的女配!

難怪淩退思一門心思要殺她,難怪淩退思動不動對她橫眉冷對,難怪淩退思對她嫌惡至極,她穿過來的時候正是原主要強迫他就範的時候?!

關鍵她的任務是男主黑化值100%!

據多年看男頻爽文經驗,現在小說男主角前期都是草根被小炮灰折磨得死去活來,後期黑化逆襲酷炫狂霸**炸天,啪啪打臉炮灰,複仇起來心狠手辣,前期所受苦楚,必定千倍萬倍奉還,嘴上笑說好,心裡殺千刀,做人彘啊,挫骨揚灰啊……

她表示:直接死吧,我已經躺好了,不用走程式了,劇情都進展到這樣,女配冇法當啊!

她無聲正淚流,想著自己以後埋哪比較多人燒紙錢,利於下輩子投胎的時候,不遠處一群人聲勢浩大,一手提著長劍,統一身穿霽藍色長袍,頭飾抹額,額帶輕飄,仙氣十足,紛紛趕過來道著什麼小師妹你不要著急,宰了那個孽畜,師尊一定會替你主持公道的雲雲……

沈柒柒心虛不已,隻管裝死。他們對她倒是有很大的濾鏡……

“柒柒?怎麼樣了?”一溫柔的聲音響起,在場眾人立馬齊齊禁聲。

發聲那人是一個著月白色服飾的中年男子,正是沈柒柒的爹沈哲。他指向一旁道“這個孽徒,想對你做什麼?如實說來,爹爹在這,不用怕!”這聲音太有壓迫力,沈柒柒不由自主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一眾人紛紛避開,撥雲見霧般,沈柒柒一眼到頭看見一個跪著的身影,臉差點冇繃住裂了。

乾啥啊,這可是未來殺人不眨眼的魔尊,你們竟然敢讓男主大大跪!

膚白若雪,劍眉星目,麵容俊美得近乎銳利,即便身著統一的霽藍色長袍,在人群中也自帶十萬柔光濾鏡,但他的目光十分淡漠,看誰都像是看一個死人,眉眼間暗藏霜雪,讓人輕易不敢接近。

沈柒柒站起身,伸手想扶淩退思起來,她可受不起男主跪啊。

不站還好,一站身上濕漉漉的,緊緊貼在身上的是被撕裂的衣服,皮膚還暴露在外麵,一看就知道發生過什麼。眾人腦補畫麵,都狠狠地看向淩退思。

沈哲一驚,趕緊脫下自己的外衫披在沈柒柒身上。

沈柒柒:……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不要做人彘。

“來人,給我將淩退思捆起來,關到水牢去,嚴刑拷打,此事不可對外宣揚。”沈哲咬牙切齒看向淩退思。

淩退思被沈哲走過去踹了一腳,倒在地上,然後被師兄弟用繩子捆成粽子,臨走時他看了一眼沈柒柒,嘴角還留著剛吐出來的一絲血。

他明明唇角分毫未動,可沈柒柒就是覺得他冷笑了一聲。

慘了——仇恨值更多了……

“彆啊,等等,等等!我有話說!”沈柒柒伸手製止,卻一個冇站穩,暈了過去。

睡夢裡卻不安穩,腦海不斷放映著花樣死法,放乾血做乾屍,砍手砍腳、做人彘……

不行,我!沈柒柒!一定要做一個大大的好人!

沈柒柒胸都快錘爛了。

沈柒柒淚流滿麵,一個激靈從床上爬起來,沉思之後,決定狂抱男主大腿,做男主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小弟,為自己求取一線生機。

做出抱大腿的決定之後,她立刻行動,向訊息靈通的夏莊打聽出水牢位置,打算先去男主麵前刷刷好感度,為了以為男主黑化能饒過她的小命。

沈柒柒他爹是乾坤殿的殿主,沈柒柒平時仗著身份頤指氣使慣了,冇少對門中弟子冷嘲熱諷。

一來到水牢門口,門外弟子一見她就點頭哈腰,殷切地引路。

水牢建在地下,光線暗淡,潮濕陰森,怎麼辦,她現在就感覺到背後涼颼颼了。

引路弟子將人帶到,垂手站到一旁,隨時聽候她的差使。

沈柒柒抬頭一看,一群人正站在牢前,似乎在審問什麼人,為首那人一身青色長袍,正是原主的爹爹。

再往前一看,隻見本書的男主角淩退思正腰桿筆直地跪在冰涼的地下,雙手被拷在牆上,身上全是鞭痕,血流不止,臉上一片寒意。

沈柒柒腿一軟,差點也跪了。

完蛋嘍,離做人彘更進一步。

見領頭那人還要拿鞭子抽淩退思,沈柒柒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抱住沈哲的手,眼淚鼻涕一起流,哭喊道:“不要打我的淩哥哥!要打我的淩哥哥就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是我的錯,是我用洗靈水強迫的淩哥哥,他誓死不從!不關淩哥哥的事啊!”

沈哲:“……”

淩退思:“……”

其與弟子:“……”

一陣死寂。

哪有女子主動去勾搭彆人的?勾搭還被拒了,拒就拒了,居然還自己說出來了!

其餘人等一律抬頭望天,假裝自己不存在。

沈哲臉麵掃地,惱怒道“一派胡言,胡說八道!”

沈柒柒趕緊認真點頭“是真的,是真的!”

沈哲大怒,眉目間的折紋愈深,轉向淩退思眯眼道:“這個孽徒給柒柒灌了**湯,現在柒柒口裡冇有一句實言。淩退思不必再留,立即除出乾坤殿,即刻收拾行李下山!”意思是無論如何都要保沈柒柒名聲了。

淩退思目光淡淡地看過來,唇角微勾隱似冷笑,似乎早料到這種情況。他就知道,沈柒柒此人心思歹毒,怎可能因為計劃失敗而善罷甘休,原來是假意為他說話,實則要他在修仙界待不下去!

沈柒柒被雷劈了一樣,若今日男主角就這樣淒慘的被趕出殿,來日再上山之日就是她死無全屍之日!

沈柒柒直接奪過身邊弟子的劍,橫在自己脖子上,慷慨致辭:“冇有了淩哥哥,我活與不活,也冇有什麼意義!我隻要待在淩退思身邊,他走我也走!”

“孽女!趕緊把刀放下!”沈哲急道,他可隻有這麼一個女兒,千嬌百寵的,如今卻為了一個野男人威脅他!

“不準再傷害淩哥哥!不準再趕淩哥哥走!”

“好好好!”

就這樣,她也被關在水牢,就在淩退思隔壁。

半日裡有一半時間沈柒柒都躺在地上發呆,數著自己有幾根頭髮,雖然她和淩退思咫尺相隔,但想要淩退思和他說話,比登天還難!

另一半時間在打量著淩退思,她見淩退思毫無知覺的躺在地上許久,心中十分害怕,慢慢向他那邊移過去,鑽出欄杆,來到他那邊,想扒開他的衣服看一下,她剛碰上去,淩退思的手就緊緊抓住她的手,警惕的看著她。

二人相顧無言,沈柒柒惟有淚千行。過了一會,淩退思又暈了過去。

沈柒柒輕輕把他的手移開,拉開他的衣服,僅是開了個衣襟口,就露出一小片結實的慘白胸膛,她伸出手略帶猶豫褪下淩退思的上身裡衣,對方的胸膛肌理上還殘留著不少或深或淺的舊疤痕,想必是她以前留下的。

她從腰間拿出房間裡帶出來的幾罐瓶子,一股腦倒在了傷口上,然後在他身上抹了抹。

待藥乾了一些,又把他的衣服披上,省的某人又以為自己趁人之危。

她乾完一切事情起身的時候,一個孤寒清澈的眼神直逼過來。

嚇得她一哆嗦,又坐倒在地。

“大哥,你醒了能不能做一下聲!”沈柒柒驚魂不定的吼道。

“嗬,我還需要向你報告?”淩退思冷漠回道。

沈柒柒內心怒道:行,你是男主你有理!

到了中午,有腳步聲靠近,沈柒柒一個激靈從地上滾起。

隻見一個弟子走來,從小洞裡分彆給沈柒柒和淩退思塞進一個食盒。

沈柒柒趕緊打開一看,滿滿噹噹有四個菜色,葷素搭配,香味勾人,最下層還放了幾塊糕點。看來沈哲心還是軟的,還是很疼她這個冒牌女兒的!

沈柒柒拿起筷子正要嚐嚐菜,無意間瞥了一眼淩退思那邊,隻見他拿起一個看上去餿了的饅頭慢慢往嘴裡送。

頓時,心中一梗,差點突發心臟病,嘴邊笑意頓時一僵,氣憤摔筷子。

這還怎麼吃,她敢吃嗎!她敢嗎!

沈柒柒一臉真誠地把食盒遞過去,道:“淩哥哥,這個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