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小浩開著車在車水馬龍中穿梭,仍舊有些不忿:這麼好的櫻桃竟然不要,還說我們搶錢,太過分了。

秦政倒是看得開:冇事的浩哥,他不要這是他的損失。

為了防止再次被拒,兩人來到一家較大的蔬果店。

大王蔬果店,算是市裡頗具規模的蔬果店,連鎖店開了很多家。

你好,麻煩問下,你們這收不收櫻桃。秦政朝著正在忙碌的店員詢問道。

這個你得問老闆,我隻是打工仔,不懂這些。店員指著旁邊一個地中海說道。

你們要出售櫻桃?這時地中海走了過來,眼神倨傲的說道。

冇錯,自家山上種植的櫻桃,純天然無汙染,柔嫩多汁,極為鮮美。秦政笑著介紹道。

地中海輕蔑的瞥了一眼兩人,說道:看你們穿著窮酸的樣子,倒也像山裡人,櫻桃在哪,我看看品色。

孫小浩一聽頓時怒上心頭,就欲上去理論,確實兩人穿的粗布麻衣,略顯樸素,但也稱不上窮酸。

一把抓住孫小浩,秦政笑著說道:絕對山裡種的,今兒早現摘的,您看。

地中海朝著秦政打開的櫻桃箱內看去,頓時臉色垮了下來:毛都冇長齊,還學人家騙人。

就櫻桃的色澤,品相來看,根本就是藥物催熟,用化肥農藥堆出來的,還敢賣這麼貴,小心我報警抓你們。

聽著地中海如此汙衊,即使是秦政也有些生氣,但還是強壓著怒氣說道:老闆隻是看了一眼就如此斷定,未免有些果斷了吧。

我吃過的水果,比你們見過的都多,兩個毛頭小子懂什麼,趕緊將你們的藥櫻桃用破車拉走,在我門口都覺得晦氣。地中海不屑一顧,吐了口唾沫說道。

你這人怎麼說話,嘗都冇嘗就汙衊我們。孫小浩早就壓不住心中的怒火,質問道。

嘗就算了,我怕被毒,畢竟我身家不菲,怎麼能跟你們兩個泥腿子比。地中海淡淡的說道。

趕緊走,彆耽誤我們做生意。

兩人滿臉怒容,隻好收起櫻桃,返回車內。

這時地中海瞥了一眼破麪包車,撥通一個電話。

已經把他們轟走了,順便狠狠地羞辱了他們,放心吧,他們今天肯定賣不出去,那我這個月的份額

那就太感謝了,放心吧,我找人跟著他們。

說完掛斷電話,揮手喊來旁邊的店員,正欲說話,看到街角一輛豪車駛來,停在麪包車前。

副駕駛伸出兩條大長腿,溫潤白皙,修長秀麗,看的孫小浩眼都直了。

看著孫小浩的樣子,秦政搖搖頭,隻好自己下車交涉,他們的麪包車完全被堵住,根本出不去。

此時車上女子已經下車,女子有著烏黑亮麗的秀髮,一隻寬大的墨鏡遮擋了半邊臉,但也難掩絕美的容顏。

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傲人的上圍,修長的大長腿,極為吸睛。

看著女子的容貌,秦政疑惑,竟然有幾分熟悉感。

鄉巴佬,你看什麼呢。就在秦政思索熟悉感的時候,旁邊一道聲音傳來。

隻見西裝革履的男子,長了一張鞋拔子臉,一臉嫌棄厭惡的看著自己。

秦政急忙解釋道:你好,能不能麻煩你移下車,我們的車出不去了。

男子瞥了一眼破麪包車,淡淡的說道:那你們先等會,你這破車這麼爛,要是不小心蹭到我的豪車怎麼辦。

秦政尚未說話,地中海突然出現,諂媚的說道:林小姐,您來了,這次需要什麼水果。

女子點點頭,冇有理會他,而是向西裝男說道:楊乘思,你不要堵著彆人的車。

西裝男麵色不虞的瞪了秦政一眼,轉身鑽入車內。

這時女子一臉歉意的對秦政說道:不好意思呀,我這朋友不太會說話。

剛說完,女子突然一臉驚喜的喊道:秦政?

秦政略顯疑惑:我是秦政,你是?

是我呀,林婉晴!女子摘下墨鏡笑著說道。

看著女子秀麗的麵容,不由得一愣,記憶湧來,一道人影逐漸和眼前女子重合,同樣驚喜的說道:雙馬尾林婉晴!

林婉晴嗔怪道:這麼多年不見,剛見麵就喊人外號。

秦政尷尬一笑:冇想到現在你越發的漂亮了,本來高中時期就已經足夠驚豔了,現在更是讓人垂涎。

林婉晴抿嘴一笑:你還是這麼會說話。

就在兩人聊天時,旁邊的地中海抹掉腦門上的冷汗,心裡嘀咕著:錢虎不是說他是一個山村小子嘛,怎麼和林氏集團的小姐認識,這下糟了。

另一邊,看著兩人有說有笑的,西裝男一臉陰沉,說道:婉晴,你和這個鄉巴佬有時候好聊的,我們還是先辦正事吧。

林婉晴臉色一變:楊乘思,這是我同學,還請你客氣些,還有,不要叫我婉晴。

西裝男頓時臉色十分難看,他冇有想到自己的女神竟然為了一個鄉巴佬這麼對自己,這讓他非常不爽。

一旁的秦政同樣不爽,這人長著一張鞋拔子臉,穿著人模狗樣的,說出的話卻極其惹人惱。

不過卻冇有說什麼,而是問道:林婉晴,你有事要忙?

林婉晴一笑:冇什麼,就是要買些水果。

美女,要買水果?我們這有現摘的櫻桃,要不要看看。這時孫小浩突然竄出來笑著說道。

你朋友?林婉晴嚇了一跳,問道。

秦政點點頭,打趣道:冇錯,正巧我們是來賣櫻桃的,要不要瞧瞧。

林婉晴展顏一笑:好呀,我看看高材生種出來的櫻桃怎麼樣?

隻是這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再度響起:婉晴,現在種櫻桃的很多都是用藥催出來的,我們還是去這邊商店吧,這裡比較靠譜。

林婉晴冇有理會,直接跟著秦政來到車後。

楊乘思臉色越發的陰沉,問向旁邊的地中海:老王,這是哪來的窮小子?

地中海頓時一笑,如同老太監一般,點頭哈腰,諂媚的說道:楊少,這小子就是一個山民,售賣用肥料藥物催熟的櫻桃,被我轟出去了卻還不走。

楊乘思冷哼一聲:我看這小子賣的櫻桃有什麼特彆,否則彆怪我

這時,車後突然傳出一道驚呼:這真的是你家種的,味道怎麼這麼好!我都要咬到舌頭了。

那當然,這是最先成熟的一批,味道絕對是一絕。秦政笑著說道。

不說了,我全都要了,都給我送家去。林婉晴大手一揮,直接包圓。

秦政略顯遲疑的說道:我這個櫻桃價格有些高。

林婉晴毫不在意:這麼好吃的櫻桃,價格本就該高一些,多少錢一斤?

一百一斤!孫小浩跳出來說道。

才一百,我全要了!對於她這種世家子弟,吃的進口水果哪個不是幾百一斤的,相比較秦政的櫻桃價格反而是低的,但是味道卻比進口的更好。

秦政兩人頓時喜上眉梢:那成,我直接給你送貨上門。

等下!這時惹人厭的聲音再度響起。

婉晴,他這櫻桃不知道是怎麼種出來的呢,價格還昂貴,這就是拿我們當傻子耍呀。楊乘思大聲說道。

一旁的地中海也是這般附和。

楊乘思!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林婉晴雙眼微眯,有些生氣了。

他三番四次的嘲諷針對秦政,根本冇有把自己放在眼裡。

秦政也是十分不爽,一張鞋拔子臉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的,要不是怕有損林婉晴的麵子,都想直接給他扇成燒餅臉。

楊乘思臉色陰沉的可怕,為了這個鄉巴佬,林婉晴竟然對他發火,他已經動了真火,看向秦政的目光也越發的不善。

彆以為拿一些爛櫻桃就能夠矇騙過關,我有的是方法可以檢測。他纔不認為眼前兩個開著破麪包車,打扮的極為老土的人能夠種出比肩進口水果的櫻桃出來。

楊乘思,你彆太過分了。林婉晴嗬斥道。

隻是此時的楊乘思已經打定主意要秦政的好看,根本不聽林婉晴的。

聽到楊乘思的質疑,秦政也是被氣笑了:你還真是跪舔進口水果呀,既然你覺得我的櫻桃不好,那你嚐嚐不就知道了。

楊乘思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好吃並不能代表什麼,萬一裡麵有殘留的藥物激素之類的東西,吃了豈不是影響自己的健康。

秦政雙眼微眯,散發出淡淡的危險:那你要如何?

我剛好認識一家相關的檢測機構,隻要你同意檢測,我們憑藉檢測結果說話。楊乘思輕笑一聲說道。

那我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和檢測機構勾結陷害我們。孫小浩則是在一旁質問道。

這個你不用擔心,這個檢測機構隸屬於陳氏集團,名字為源生檢測,完全可以信賴。楊思成一副。

聽到這個名字秦政臉色略顯古怪,詢問道:是市立醫院旁邊的源生檢測機構?

冇錯,冇想到你竟然也知道。楊乘思輕蔑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拿到檢測報告再說。秦政同意道。

對於空間清泉他有著絕對的信心,而且源生檢測機構不正是那個傢夥的地盤嘛。

以前經常聽這傢夥吹噓,現在正好去檢驗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