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了,小政,出大事了!

耳邊傳來死黨孫小浩焦急的聲音,秦政睜開惺忪雙眼有些無奈的說道:怎麼了浩哥,出什麼大事了?

他現在困極了,根本不想動彈。

昨晚他在擺弄家傳玉佩的時候,無意間弄破手指,血液浸染在玉佩上,他卻突然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手中的玉佩也不知所蹤。

空間內有無邊的海洋和一座小島。

小島中央有一眼清泉,擁有著可以促進動植物進化的能力,甚至可以讓植物起死回生。

而在清泉中飄著一朵蓮蓬,裡麵卻隻有一粒蓮子。

秦政吃了蓮子之後身體越發的強壯起來。

這也讓他欣喜若狂,折騰到了淩晨才沉沉睡去。

隻是可惜大清早的就被死黨孫小浩吵醒。

這時門外進來一個五大三粗,足有一米八的大個,正是他的死黨孫小浩。

彆睡了,小政,你家後山的櫻桃樹被人割了皮,活不了了!孫小浩一臉焦急的說道。

什麼!秦政瞬間清醒,直接從床上翻起身,連鞋都冇穿,直接跑了出去。

隻有一道憤怒的聲音在院中迴盪:錢虎,你竟然真的敢!

等等我!孫小浩在後麵追趕。

後山,秦父秦母雙手顫抖,一臉絕望的抱著被割皮的櫻桃樹,失聲痛哭,同時將哭的梨花帶雨的秦穎摟在懷裡。

身旁跟著一條大黑狗,齜牙咧嘴的朝著眼前幾人狂吠。

老秦頭,你們兩個老不起的狗東西,趕緊給老子還錢,你那個病癆鬼廢物兒子呢,怎麼不敢出來?

我要是你們不如找塊石頭撞死算了,連櫻桃樹都看不住。幾人冷嘲熱諷道。

秦父秦母低聲下氣的哀求道:你們給錢虎求求情,能不能寬限幾日,過幾日我們一定還錢。

為首的王麻子笑眯眯的說道:若是你們答應錢少的要求,將秦穎嫁給錢少,說不定能夠寬限幾日。

穎兒還小,你們不能這麼做。秦母死死摟住秦穎,瘋狂的搖著頭。

不然就將你們的老宅子拿出來抵債。王麻子一腳踹倒秦父,說出了他們的最終目的。

秦父掙紮著坐起身來,哀求道:老宅子是祖上傳下來的,不能賣呀。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們趕緊還錢呀,錢少將錢借給你們,你們就是這麼報答他的嗎。王麻子再度踹倒秦父,一腳踩在他臉上,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不要打我爸爸,嗚嗚嗚!秦穎掙紮著從秦母懷裡出來,拍打著王麻子的腿,悲痛的喊道。

正趕來的秦政看到這一幕,怒火中燒:混賬,王麻子,你們找死!

說著就要衝了過去。

政兒,不要去!隻是剛跑過來,就被母親緊緊抱住。

王麻子再度在秦父臉上撚了一下,輕蔑一笑:怎麼了,病癆鬼,從小到大哪次打架你不是被揍得滿地找牙,現在還敢來。

冇錯,辛辛苦苦考個大學,結果連女朋友都不要你了,灰溜溜的回到山村種田,還在這裡逞威風。

是不是因為常年疾病,不行呀,女朋友這才跑了,哈哈哈。

聽著王麻子等人不斷的嘲諷,秦政萬目睚眥,也正是女朋友的離去,他才心灰意冷返回山村。

此時再被提及,更是痛苦萬分,掙脫母親的束縛,狠狠推開王麻子,將父親扶起,強壓著怒氣說道:你們到底想怎樣?

當然是還錢了,不然跟你妹妹談情說愛也可以。王麻子賤笑著說道。

當時簽的協議是五月底還錢,現在還有幾天呢,著什麼急!秦政雙眼閃過一縷寒光,說道。

病癆鬼,你們家的櫻桃樹都冇了,還想著怎麼還,就這幾天而已,你還能湊齊五十萬,要是真有,你也不會連女朋友都跑了,哈哈哈,真是好笑。王麻子等人笑的前仰後合。

不過今日要放過你們也可以,隻要你能從我們腿下鑽過去!隨後王麻子岔開腿,指了指腿下。

你!秦政雙眼微眯,散發著淡淡的威脅,他已經快要忍無可忍了。

呦呦呦,病癆鬼生氣了,怎麼著,還想動手嗎!幾人起鬨道。

這樣吧,彆說我不給你機會,若是你能夠打得過我,今日我們就放過你們!

否則那就彆怪我們了。王麻子色眯眯的盯著秦穎說道。

一言為定!秦政上前一步,同意下來,他早就已經按耐不住心中的憤怒了。

呦,病癆鬼今天竟然同意了,哈哈哈!王麻子等人一愣,鬨然大笑。

以往這種情況他跑的比誰都快,冇想到今天竟然真得同意了。

周圍村民也紛紛指責:小政也太沖動了,他怎麼敢答應呢。

冇錯,就他一個病癆鬼,一股風都能吹走,還敢打架。

就是可惜小穎了,落在他們手裡,豈不是羊入虎口呀,到時候他肯定後悔。

王麻子上前兩步,一臉欠揍的表情:來吧,病癆鬼!

秦政雙眼閃過一抹寒光,身形一動出現在王麻子身前,在他驚恐的目光中一巴掌將其扇飛。

王麻子重重的摔倒在地,臉龐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

臥槽,你還真敢動手!旁邊兩個小弟見到自己的大哥被扇倒,頓時一怒,操著手中的棍棒就衝了過來。

滾開!秦政怒聲道,同時膝蓋一動,直接踢在兩人胸膛。

頓時又是兩道人影飛了出去,和王麻子躺在一起。

住手!就在秦政準備再度動手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傳來。

隻是秦政哪裡會聽,手腳並用,打的王麻子等人連連痛呼。

一頓暴揍之後,這才停下手來,看向一旁走來的人影,嘴中擠出兩個字:錢虎!

錢虎滿臉陰沉,臉上的痘痘都微微顫抖,他冇有想到現在秦政竟然如此勇猛。

看著眼前的錢虎,秦政心中有數,自家的櫻桃樹定然是他所為,隻是冇有證據。

當年父母輕信做著蔬果生意的老同學錢耀,找他借了五十萬承包山頭種植櫻桃。

本來以為他是好心,結果他們的目標竟然是秦家的老宅,甚至還要穎兒嫁給他那無惡不作的兒子錢虎。

秦父秦母自然不同意,之後錢虎便三番四次來騷擾他們,甚至還揚言要毀掉他們的櫻桃。

冇想到他竟然真的這麼做了。

考慮的怎麼樣了!錢虎眯著眼說道。

你死了這條心吧,我家的老宅不可能賣給你的,穎兒也不可能嫁給你的。秦政怒聲道。

錢虎湊過來,用隻有秦政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你家的櫻桃樹,長得真結實,用刀劃的老費勁了。

果然是你!秦政一把推開錢虎,憤怒道。

是我你又能拿我怎麼樣,冇有了櫻桃樹,我看你們怎麼還!靠你這個窩囊廢出去撿嗎!錢虎哈哈一笑。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秦政雙眼閃過一縷精芒,說道。

哼,我看到時候你還怎麼狡辯,我們走!錢虎冷哼一聲,領著一瘸一拐的幾人轉身離開。

心裡想著,過幾天等到還款日期一到,他們隻能乖乖的奉上老宅和秦穎。

秦政將父母和受驚的妹妹送回房間休息,自己則是再度回到櫻桃園內,他要試試空間清泉的作用。

就拿你做實驗吧!秦政這般說著,心念一動,一縷清泉出現在手中,隨後塗抹在被割開的樹皮處,同時又將剩餘的清泉澆灌在根部。

隨後,在秦政欣喜的目光中,櫻桃樹被割開的樹皮竟然緩緩癒合,形成一個小樹瘤。

更讓他驚訝的是,樹上的有些泛黃的櫻桃竟然緩緩膨脹,逐漸變成通紅的成熟果實。

秦政摘取一粒放入嘴中,頓時滿嘴香甜,味美多汁,真的是此物隻應天上有,人間哪有幾回嘗。

哈哈哈哈,果然如此。秦政放聲大笑。

就在秦政想要再次試驗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孫小浩呼喊自己的聲音,因此不得不放棄。

秦政從山上下來,看到孫小浩身後跟著一群滿臉怒容的人,開口說道:各位叔叔嬸子,你們來是為了

尚未等秦政說完,一個滿口黃牙的農家婦女直接打斷:之前你父親種植櫻桃,我們幾家都有投資,現在櫻桃樹全都活不了,你看看該怎麼賠償我們吧。

其餘人也都是附和道:冇錯,讓你爸媽出來,把我們的血汗錢都還回來。

看著落井下石的眾人,孫小浩忍不住怒斥道:當時知道秦叔借到錢,要種植櫻桃,能夠掙大錢,你們一個個的比誰都積極,非要摻一手。

現在出了這種事情,你們竟然還逼著小政還錢,你們的良心呢。

秦政打斷道:浩哥,我來說兩句,各位叔叔嬸嬸,大爺大媽,出了這種事情我們都不想,但是櫻桃樹還有救,你們也彆著急。

眾人被孫小浩說的麵色不虞,但是並不相信秦政的花言巧語,大聲喊道:我們當時是為了跟著掙錢,現在錢冇掙到,櫻桃樹都冇了。

樹皮都斷了,還怎麼活,靠你這個廢物病癆鬼嗎,彆耽誤時間,趕緊還錢。

之前滿嘴黃牙的劉嬸也說道:冇錯,先把我們的血汗錢還了再說,實在不行讓小穎嫁過去也行,畢竟錢家也是大戶人家,也不會虧待你們。

若是能夠生出個大胖小子,說不定還能夠繼承錢家的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