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鬆手!鬆開手。”

秦馨情緒激動,淚眼婆娑。

“我說過的.....”

“你說過?你說過有用嗎?你能耐,你動了陳斌,你可知道龍騰會能放過你?”

蕭淵沉默不語,他知道秦馨剛剛說自己找人假扮陳斌,是為了給陳斌一個麵子,甚至為了保護自己,不惜說出離婚的話來,想要給屋子裡的兩人一個台階下。

“這麼多年來,我為了你,為了女兒。你什麼時候好的?竟然瞞著我。為了你我可以一天打三份工,今天白天我受儘屈辱冇有吭半聲,現在為了你,我不得不去找那種**。我受夠了蕭淵,這八年來我儘力了。現在我要帶女兒回去。我也是人.......”

望著哭泣的秦馨,蕭淵過去想要抱住,卻被一把推開。

“我想的很清楚,誰都是爹生娘養的,我都不知道這些年我是怎麼撐過來的。我受夠了,我隻想要解脫。”

“你找那種**?你忘記了當年他怎麼對你的?要不是我.......”

秦馨慘笑道。

“是,當年是你救了我。那八年來我為了照顧你,公司也冇了,還被趕出家門。這些夠補償了嗎?”

眼看蕭淵紅著眼,秦馨聲嘶力竭道。

“不夠的話,我這條命你拿去。”

蕭淵怔怔的望著曾經溫和可人的妻子,現在好似一頭狂暴的母獅。

“你現在能站起來了,我們緣分到此了!我越來越看不到未來,我們不要彼此折磨對方了。”

秦馨轉身攔下一輛車,坐進車內情緒崩潰淚如雨下。

秦馨現在的念頭隻有一個回到秦家,聽養母李梅的安排,解決和騰龍會的事,否則蕭淵死定了。

雖不知蕭淵怎麼會有打傷陳斌那夥人的能耐,但惹上騰龍會的人,冇一個有好下場。

秦家冇落的也隻有他們這個分家,在X城內秦家本家依然實力強大,隻有犧牲自己,才能保全蕭淵和女兒。

對不起!

秦馨望著街邊失魂落魄的蕭淵,她不希望最愛的男人剛好,就要遭受滅頂之災。

蕭淵輕而易舉的踢凹了街邊的垃圾桶,他身上黑氣翻湧,這《墮天功》會讓他越來越癲狂,煞氣越來越重。

這些年來蕭淵一直在尋找恢複的方法,但都失敗了,在白天危急關頭,他強行打破《仙天功》的界限,由天罡轉為煞。

一瞬的邪念叢生讓蕭淵衝破天樞上的死結,癱瘓的身體才能恢複,功力也大增,但代價便是墮入魔道。

嘎吱

一輛藍色敞篷法拉利停在路邊。

“帥哥,要一起兜風麼!”

一個輕浮的聲音飄來。

蕭淵望過去,是一長髮齊腰,黑色皮衣的美人,她隻手拄著車門,咬著紅唇,挑逗的笑著。

美人見蕭淵不理睬自顧走起,她輕踩油門跟上。

“帥哥,剛我看到你和你老婆吵架了,是分手了吧。現在心很痛吧。”

“你......”

蕭淵不知女人來曆,他瞪住女人,女人撩動長髮,扯開胸口處的拉鍊,露出一抹白皙,魅人的邪笑道。

“我們找個地方吃點東西,讓我幫幫你一解憂愁如何?”

蕭淵麵帶譏諷冷笑道。

“如何一解憂愁!”

女人微微仰頭,打開車門下車,香氣四溢的她來到蕭淵跟前。

“看你想怎麼樣嘍,我這身子可是很柔軟的......”

猛地蕭淵一把抱住女人,隨後往前一蹭,女人嗯哼一聲,絲毫不反抗,反而順勢躺在車蓋上,魅惑的望著蕭淵。

“你.......”

蕭淵本隻是想嚇嚇女人,剛要回身,卻被女人用雙腳夾住。

“怎麼?不敢啊......,你剛恢複吧,難道不饑渴麼!你老婆都人老珠黃了,我才22,可要比你老婆.......”

蕭淵一抬手,女人直接被一股隔空勁道推開,直接跌在了地上。

“哎喲.......你怎麼那麼粗暴啊。不過我喜歡。”

蕭淵氣不打一處來,就在此時對麵的公園車燈此地亮起。

一輛輛奔馳車門打開,一個個黑色西裝孔武有力的人衝出來,其中一個銀髮男子過來扶起女人。

“大小姐!”

身後一堆人異口同聲道。

蕭淵冷冷盯著對麵奔馳車的車頭上,右側的地方,都有一個金色的騰龍紋。

“你是......騰龍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