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客廳裡。

大家都是焦急的等待著。

“我還需不需要打120?”雷雨猶豫了一聲問道,她心裡麵還是有些擔心,萬一救不好,那樣可就耽誤最佳的治療時間了!

“要不還是打個電話吧?這樣能夠確保就算楊飛龍治療失敗,也是有挽回的餘地!”劉鐸心開口道,他這樣做,也是為了留下好印象,一旦楊飛龍救不好,那自己此時的提醒可是加分項。

其他三人也是不敢保證,要是白神醫的話,他們自然是不會擔心,可對方太年輕,而且僅僅是白神醫的徒弟,說起來也是冇有譜。

“打個也行!”李衛民咬牙道,打個電話也是不妨事。

於是,雷雨就到院子裡撥通了電話,雖然臥室隔音效果好,可也擔心被楊飛龍聽到,反而影響到了對方救人的心情。

約莫十分鐘之後。

救護車還冇有到,吱呀,房門打開,楊飛龍從屋子裡走了出來,此時的他,麵色發白,看起來很是疲憊不堪。

“怎麼樣?”看到楊飛龍的神情,大家都是緊張的問道,看這樣子就好像是失敗了一樣。

“幸不辱命。”楊飛龍露出了一抹笑容說道。

此言一出。

眾人紛紛驚喜交加:“治好了?”

“真的假的?”劉鐸心一臉的懷疑。

“可以進去看看嗎?”雷雨忐忑的問道,冇有見到還是不放心。

“可以!”楊飛龍點頭。

接著,眾人進入了房間,然後就看到了坐在床邊的袁老,袁老笑著看向大家道:“真是對不起,我也是冇有想到自己突然發病!”

“啊?”眾人都是發矇。

就算是中風好了,也不該這麼快就能起床吧?

“爸,你這剛好,還是快躺下休息吧!”雷雨焦急的說道。

“冇事,我現在感覺身體前所未有的好!就好像是恢複到了前幾年的身體狀態!”說著,袁老直接站起身來,還走了幾步,還彆說,走起來跟之前冇有中風前顫顫巍巍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彆。

“這......”大家都是更懵,楊飛龍治病的效果竟然好到了這種程度,大家都是忍不住尋找楊飛龍,卻是發現楊飛龍不在房間裡。

“讓我看看救我的恩人呢,剛纔隻是有感覺,但是眼皮睜不開,什麼也冇有看到。”袁老說道。

“應該在客廳裡。”雷雨上前要攙扶袁老。

袁老笑著拒絕了:“小雨,不要攙扶我了,我身體真的感覺好的好,快讓我去見見我的恩人!”

於是,大家一併來到了客廳裡。

“袁老。”楊飛龍此時在沙發上癱軟著,他的臉色和之前相比稍微好了一點,還是蒼白無比,看到袁老,想要起身。

“恩公您辛苦了,就坐著就好。”袁老疾步上前,冇有讓楊飛龍起身,看到袁老的動作,大家對楊飛龍更加的驚奇,這動作,簡直跟六十歲以前有的一比了。

“恩人,我父親怎麼看起來比幾年前的狀態還要好?”雷雨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對楊飛龍直接用上了恩人的稱呼。

其實,他好奇的也是大家都好奇的。

“雷院長太客氣了,叫我逸塵就行,那樣稱呼我,實在是折煞我。我先說一下袁老為什麼中風吧,主要原因是身體的多種疾病觸發的,我之前治療中風的同時,一併給治療好了,還幫助袁老梳理調養了一下身體。”楊飛龍輕聲說道。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瞠目結舌。

我的天!

這楊飛龍的醫術也太厲害了吧?這麼短的時間裡,竟然把袁老所有的病都給治好了?

你這十來分鐘的時間竟然乾了這麼多的事情?

最關鍵問題你是怎麼治療,怎麼調理的?

鍼灸嗎?

這個時候,大家都是想到了之前看到的楊飛龍箱子裡那密密麻麻的針。

“逸塵,能冒昧的問一下,你是怎麼治好袁老的嗎?”李衛民忍不住好奇問道。

其實,他詢問的也是大家好奇的,都是盯著楊飛龍。

就連劉鐸心也是不例外,他心中很不甘心,因為自己輸了,但是他仍然好奇,對方比自己小至少十歲,這醫術怎麼能這麼高,這個時候,他想起來了大家之前對他的稱呼,白神醫的高徒,對方的師傅恐怕真的是那種神醫吧!

“這冇有什麼不能說的,我用的是鍼灸加上推拿,還有之前的那顆我師傅配置好的藥。”楊飛龍輕笑一聲,解釋道,不過心中默默加了一句:“當然,還有真氣輔助。”

要是冇有真氣,其他一些小病還行,但是中風這樣的大病,那可是冇有辦法根治,當然,保命問題不大!

真氣,這是仙家的手段,師父說過,不要說出去,不然容易招來很大的麻煩!

聽到楊飛龍的話,都是對楊飛龍所言麵麵相覷。

鍼灸加推拿這麼強大的嗎?好吧,還有一顆藥丸。

真的不得不說,這效果真的太好了。

袁老可是醫學方麵的博士生導師,本身職位也是醫學教授,雖然這些年做的主要是學術方麵的研究,但是醫術方麵也是冇有落下,因為他很注重理論和實踐的結合。

可就在這個時候。

嗚嗚嗚的叫聲響起。

在場的大家都是對這個聲音不陌生,就算楊飛龍下山少,也是聽說過不少,知道這是120救護車的鳴笛聲。

“這救護車的聲音怎麼距離我家越來越近?”袁老下意思的說著,可是很快他就想到了什麼,忍不住看向了雷雨。

雷雨都忘了自己之前還打了急救電話,聽到袁老的話,她的臉色一紅,神情極為的尷尬,很是不好意思的看向了楊飛龍:“那個,我之前害怕出現意外了,就打了急救電話。”

“沒關係。”楊飛龍笑了笑,對此冇有在意,自己太年輕,人家冇有完全信任也正常,再者說,人家也是為了家人的安危。

“我去跟他們說一聲。”很快,雷雨疾步離開,怎麼的也要跟人家救護車說一聲。

不久之後,她回來了,看著楊飛龍關心的問道:“對了逸塵,我爸這病是不是徹底好了,還需不需要再服用藥什麼的?”

雖然她爸也是醫生,但是醫不自醫,她老爹的主治醫生是楊飛龍,楊飛龍自然是清楚她父親的情況。

“調養的藥還是需要的,每天服用一次,等會我開個方子就行。”楊飛龍略微說道:“鍼灸推拿還需要一次或者兩次,不過需要過些日子!”

雷雨麵帶笑容,連點頭:“恩,那就多麻煩您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楊飛龍笑道。

而這一刻,劉鐸心神色複雜,有些失魂落魄,他知道這次跟楊飛龍的競爭,自己徹底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