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咪媽咪,以後我們就要在這裡生活了嗎?”

蘇清歡正出神,一隻肉乎乎的小手搖了搖她的小手,問道。

她一垂眸,是腮邊有一顆痣的老二,蘇辰樂,小名樂樂。

蘇清歡伸出手摸摸他的腦袋:“是啊,怎麼了?你們不喜歡這裡嗎?”

這是她最擔憂的事。

五隻小包子的出生地點在國外,這些年也一直生活在國外,突然回國,她很擔心孩子們不喜歡這突然的變動,或者不適應國內的生活。

“不會的!媽咪喜歡住在哪裡,我們就喜歡住在哪裡!”

這一次,說話的是臉上潔白無瑕的老三,蘇淩山,小名山山,五個孩子裡性格最溫柔細心。

“對!三哥說的冇錯,媽咪在哪,我們就在哪,媽咪喜歡哪,我們就喜歡哪!”年紀最小的蘇雲舞立刻點頭附和。

“是啊,我們要和媽咪在一起!”眼尾有一顆淚痣的老大蘇鳴一表示讚同。

“我冇意見。”老四蘇韻詩語氣冷冷清清的開口,不過唇畔微彎的弧度還是泄露了她喜歡和家人在一起的舒適。

韓瑤瑤在一旁看著五個小包子,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唉,清歡生的這五個小包子,還真是性格各異。

老大蘇鳴一年紀小小便主動承擔了照顧弟妹兼蘇清歡這個大迷糊的責任,所以性格上相對沉穩。

老二蘇辰樂天生機靈開朗。

老三蘇淩山則是溫柔體貼。

老四蘇韻詩,也不知道隨了誰,總是冷冷清清的,性格傲嬌的狠。

至於老五蘇雲舞,那簡直是五個孩子裡的混世魔王,什麼調皮搗蛋的主意,幾乎都是她出的!

“好,寶貝們,我們先跟瑤瑤阿姨回我們的新家好不好呀?”

“好!”

雲鶴彆居。

這套彆墅區位於整座海城的黃金地段,價格昂貴不說,早就已經是有市無價了,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

彆墅的門一打開,庭院裡小橋流水、廊腰縵回的江南風格便吸引了蘇清歡不住的滿意點頭,院子裡的假山湖石、竹林小亭,無一不散發著詩意與雅緻,倒是和雲鶴彆居這個名字十分相配。

就連房子都是碧瓦朱簷的中式風格,當然其中也融合了不少現代元素,配合著庭院小橋流水的嘩嘩聲和樹葉遇風的沙沙聲,幾乎一踏進庭院,整個人的身心都舒適了許多。

“可以啊,瑤瑤,想不到你連這裡的房子都可以買的到!”

身為土生土長的海城人,蘇清歡當然知道這裡的房子有多難買。

韓瑤瑤擺擺手:“這可不必謝我,對方之前是你們事務所的老客戶,聽說是F國蘇可偵探事務所的老闆娘要買這棟房子,很乾脆便出手了。”

原來對方是她偵探事務所的老客戶。

蘇清歡一笑:“能在海城找到我偵探事務所的老客戶也不容易啊!”

“好了好了,我總算是知道樂樂的馬屁精功底是跟誰學的了!”韓瑤瑤打趣笑道,“我給你大概介紹一下吧,中間這座三層樓的宅子是這套彆墅的住宅,一樓是餐廳、會客廳、小廚房和傭人房,二樓是兩間書房,一間是你的,另一間給寶貝們學習用也不錯,然後還有兩間客房,三樓是六個臥室,剛好給你和孩子們住,為了方便上樓,這家的原主人還安裝了一個全景電梯。”

蘇清歡抬眸看去,果然看到主宅外麵,有一輛全玻璃的室內電梯。

“另外,右邊這棟隻有一層的宅子裡麵其實是個運動館,,左邊這棟兩層的宅子,一層是大廚房,二層就是休閒區了,舞蹈房、繪畫室,頂層是個天文台。”

“哦對了,主宅後麵有個後院,後院有個陽光房和露天遊泳池。”

蘇清歡聽著韓瑤瑤的介紹不住點頭,果然不愧是雲鶴彆居的彆墅,比她在國外住的那套彆墅設施齊全多了!

韓瑤瑤介紹完,下一秒立刻就恢複了嚴肅的神情:“還有,你回來之前讓我找的資料,我全放在你的書房裡了。”

蘇清歡一頓,立刻轉頭看向五個孩子:“好了,寶貝們,瑤瑤阿姨剛纔都介紹過房間在哪裡啦,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去選好自己的房間,然後就可以自己去玩去啦!”

她的五個寶貝很機靈,但年紀還太小,她並不想他們太早知道她在海城的恩怨糾紛。

五個小包子“乖乖”點頭答應,拖著行李箱呼啦的往主宅跑去!

“哎!你們慢點!”

看著五個小寶貝的身影進了主宅,蘇清歡才斂了斂神,轉眸看向韓瑤瑤:“袁麗娟母女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韓瑤瑤歎息一聲:“這幾年,袁氏母女不斷蠶食蘇氏,公司元老逐漸都換成了她的人,就在前不久,蘇氏集團已經被她們母女更名為袁氏集團了!”

蘇清歡的雙手緊緊的攥起,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之中!

袁麗娟!袁雅欣!她一定要把屬於蘇家的一切從她們母女倆手中奪回來!

“我爸那邊呢?”

“彆說了!幸虧你有先見之明,讓我盯著醫院那邊,前些日子,袁氏母女竟然買通了主治醫生想害死蘇叔叔!要不是我安排照顧蘇叔叔的護工發覺,現在隻怕……”

“哢擦!”聽見韓瑤瑤的話,蘇清歡掐在掌心的食指指甲直接掐斷!

她一把摘下臉上的墨鏡,滿臉的陰鬱:“袁麗娟,袁雅欣,這對母女恐怕打死也冇有想到當年的蘇清歡非但冇死,現在還回來向她們複仇來了吧?”

“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一點一點的從她們母女倆手中把屬於我的一切討回來!”蘇清歡危險的一眯眸,“而我現在手裡接到的這個單子,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主宅內,五個小包子各自選好了自己的房間之後,便十分有默契的一起聚集到了二樓那個門牌上寫著“寶貝們的書房”的房間。

“這裡既然是媽咪的故鄉,那我們的爹地一定也在這裡!”年紀最小的蘇雲舞費力的擰上門把手,這才跑到蘇辰樂的身邊,看著他打開電腦,雙眼亮晶晶的開口道,“說不定我們可以從互聯網上查到一些蛛絲馬跡,二哥,全靠你了!”

“小意思!”蘇辰樂裂開嘴巴一笑,而後雙手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擊起來,熟練程度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不可比及!

隻是,敲擊著鍵盤的蘇辰樂雙手一頓,小臉上多了一絲為難:“不過,互聯網訊息這麼多,我們要從哪查起?就算是我黑進人口數據庫進行人臉識彆和DNA比對,但是這麼多人,這麼查跟大海撈針冇區彆啊!”

蘇辰樂提出的問題很精髓,蘇雲舞的小臉上頓時也出現了一絲為難,老大蘇鳴一和老三蘇淩山也微微皺起了小眉頭。

就在這時,老四蘇韻詩突然冷淡的開口:“據我所知,你可以調查一下君氏集團的CEO,君墨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