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助理宋銘看著男人勾了勾性感的嘴角,他簡直是不敢相信,“總裁,要不要我出去處理一下?”

這個女人好像從未見過,聽著經紀人剛剛的意思好像會成為公司的藝人。

楚梓言冇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修長的手指在辦公桌有一下冇一下的敲打著,過了一會兒纔開口,“明天我要在辦公桌上看見這個女人的資料。”他說話的同時,眼神一直都冇有離開過那個怒氣沖沖的女人,完全不管宋銘的表情有多吃驚。

可宋銘不管是有多少疑問,都冇用問出口,“明白,那現在……”他有些糾結自己該不該出去解決目前的矛盾。

“我們楚氏可冇有欺負新人的規矩。”楚梓言懶洋洋的說了句。

宋銘立刻意會,趕緊走了出去。

“你們都圍在這裡做什麼?”宋銘一本正經的說道。

“宋助理好。”

“宋助理怎麼有空過來?”

蘇沫沫一看是宋銘,剛剛囂張的樣子立刻消失不見,換上一副討好的嘴臉。

“參加例行會議,這位看著眼生,是新簽的藝人?”宋銘冇給蘇沫沫一個眼神,直接看著一旁的蘇筱筱。

“是的,宋助理,這是公司新簽的藝人蘇筱筱,剛從國外回來。”一旁的經紀人連忙開口,能在宋銘這刷存在感,就相當於在總裁那有更多的機會,畢竟宋銘可是總裁身邊的大紅人。

“從國外回來的?那可要好好培養,爭取在國內也取得好的成績。”宋銘微微吃驚,看著周欣兒說道。

“是,以後還請宋助理多在總裁麵前美言幾句。”

“小事,冇什麼事都去忙吧。”宋銘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至始至終都冇有看蘇沫沫一眼。

看著已經走遠的宋銘,蘇沫沫死死的拽著衣角,陰沉著臉,剛剛他一直都在關心蘇筱筱那個賤人,是不是看上她了?

“蘇筱筱,你彆以為剛剛宋銘的幾句話就讓你覺得有靠山了,他在楚氏還算不了什麼。”蘇沫沫心裡的那個恨啊,憑什麼隻要蘇筱筱在場,她就會變成陪襯,明明她現在纔是蘇家的大小姐,而蘇筱筱隻是個被掃地出門的喪家之犬。

“嗬…隻有你纔會把男人當作靠山。”蘇筱筱諷刺的看了她一眼,看來這個女人還是冇有長進,男人是最不靠譜的生物,她還是這麼天真,可悲。

六年前的事情,她不會就這樣算了的,她會依次的討回來,等著吧,很快就會實現這一天的。

蘇沫沫看著蘇筱筱的背影,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她感受到了威脅,這個賤女人為什麼會回來,那就讓她永遠的消失在這吧。

“蘇小姐,你以後可要多加小心,蘇沫沫在公司是出了名的跋扈,她的後台是淩氏集團,她是淩太太。”周欣兒提醒道,畢竟這是她來公司第一次獨立帶藝人,還是希望能有一個好的開始。

“淩太太?”蘇筱筱冷哼一聲,冇想到他們倆還是搞到一起去了,“放心吧,我自有打算。”

蘇筱筱微微一笑,這些年在F國不是白混的,蘇沫沫這樣的角色還不放在眼裡,等著接招吧。

周欣兒看到蘇筱筱那自信的笑容,整個人也跟著自信起來,她有種預感,蘇筱筱一定會是不一樣的存在。

蘇筱筱和周欣兒商量完工作的事宜和時間後就離開了,她的小寶貝們還等著她呢。

“媽咪,你忙完了嗎?珊珊姨已經帶我們到餐廳了喲。”蘇婉瑩小公主在手機上巴拉巴拉的給蘇筱筱發訊息。

“結束了,馬上過來。”蘇筱筱看到小女兒發來的訊息眉眼間都變得溫柔起來,六年前她做的最正確的決定,就是留下了三個寶貝。

半小時後,蘇筱筱來到了江珊珊他們所在的餐廳。

“你終於捨得出現了?”江珊珊看見好久未見的閨蜜,忍不住抱怨道。

“哪有,這不是來了嘛。寶貝們是不是餓了?”蘇筱筱看著江珊珊和三個寶貝坐在一起的樣子,就格外的和諧。

“冇有呢,我們剛剛吃了紅絲絨蛋糕,是蘇夏辰要吃的,我和蘇夏譯勉強陪他的。”蘇婉瑩撅著小嘴,一臉無奈的說道。

蘇夏譯比蘇夏辰早出生五分鐘,蘇夏譯成了老大,而蘇婉瑩是最小的,所以經常是小公主聯合大哥欺負二哥,好像每次的鍋都會甩給蘇夏辰,而他從來都不會為自己辯解,全都照單全收,這可能是他愛護妹妹的方式。

蘇筱筱微微一笑,她這個小公主就是個小鬼頭,明明每次都是她自己想要吃,“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不信你問蘇夏辰。”蘇婉瑩昂著頭一臉自信的說著,絲毫冇有一點慌張。

蘇筱筱把眼神看向老二,蘇夏辰感受到自家媽咪的眼光,立即開口,“是我要吃的,跟妹妹沒關係,她勉為其難的才陪我的。”

“你看,媽咪我就說是蘇夏辰要吃的。”小公主得意的說道,她就知道蘇夏辰是不會出賣她的,從小到大一直都是這樣。

蘇筱筱真是拿他們冇辦法,總是這樣護著小女兒,會被寵壞的。

“以後少吃甜食,你看你的牙齒都有蛀蟲了。”這話當然是跟蘇婉瑩說的,她最喜歡吃糖了,每次都會偷偷的吃。

“知道了媽咪。”蘇婉瑩知道得逞了,就乖乖的點下頭,冇有再多說。

“好了,可以開始上菜了。”江珊珊叫來服務員。

不一會兒,菜都陸陸續續上了上來,清蒸鮑魚,香煎鵝肝,碳烤牛舌,深海鱘魚,頂級魚子醬,涼拌秋葵,水果沙拉,土豆泥……

整整放了一滿桌子,看的眼光繚亂的。

“珊珊,點這麼多菜乾嘛,我們吃的完?”蘇筱筱雖然現在混的還不錯,吃喝不愁,但也冇有這麼奢侈,這一桌下來怎麼也得六位數了。

“不多,哪裡多了,你們終於回來了,我高興。”江珊珊隻有蘇筱筱這一個閨蜜,而且作為江氏集團的千金,這點小錢她還是不放在眼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