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陛下駕到!”

剛到聽政殿大門口,侍衛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

侍衛話剛落音,大殿內突然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威壓氣息。無數強者臉色大變,身體被壓製的動彈不得!

這就是皇玄境強者的威壓嗎?!

“轟!”

聽政殿大門被氣場推開,淩紫月牽著謝然,從大殿外走來,步伐輕盈,俏臉含煞。

每踏一步,便是一道壓製般的氣場散發。

似乎在警告在場所有人,今天是女帝大婚的日子,誰也不可造次。

聽政殿內。

文武百官,外國使臣皆是目光敬畏的看著淩紫月,心中都充滿了一抹狂熱!

他們看著絕代芳華的淩紫月,握了握拳頭,心中充滿了不甘心。

淩紫月實力與美貌並存,他們實在搞不懂,女帝為什麼要嫁給一個廢物?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文武百官跪在聽政殿紅地毯兩側,恭迎女帝大婚。

聽政殿是女帝朝見文武百官的地方。

為了這場結婚典禮,裡麵經過了大規模的裝飾。

目光所及之處,雕梁鑲嵌著黃水晶,四壁雕畫雙龍戲珠,大紅地毯一直穿過大廳正中央,筆直蔓延到正前方的金階下。

婚禮禮成。

謝然和淩紫月並排坐在了龍椅上。

眾所周知。

謝然是一個傻子。

他能夠坐在龍椅上,完全是因為淩紫月的原因。

文武百官、彆國使臣左右各站三排,聽政殿擠得滿滿的。

“眾卿家,今日朕大婚禮成,有事奏稟,無事退朝。”淩紫月開口。

“陛下,臣有事啟奏。”

一名三十歲左右、武官裝束的男子,站了出來,俯首。

嘶!

謝然驚駭失色。

這個聲音,他永遠都不會忘記!

此人正是昨晚跟小翠苟且的男人。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謝然雙拳緊握,怒目圓睜!

他今天來參加這個結婚典禮,隻是走一個過場罷了。

走完這個過場,他得趕緊利用‘女帝男人’的身份,提升實力。

這纔是正途。

此刻。

竟然讓他遇到了最痛恨的仇人,事情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敢下毒害我?

今天必須讓你付出代價!

謝然恨恨的想到。

【叮!宿主怒氣值爆滿,獎勵絕技——如意神指。】

【如意神指:靈階絕技,無視對方防禦一個境界,精準打擊對方。】

靈階絕技?

這可是好東西啊!

謝然驚愕。

他著實冇有想到,生氣也可以獲得獎勵。

聖靈大陸絕技分為地階、天階、靈階、仙階、神階。

如意神指無視防禦一個境界。

也就是說,人玄境可以破防地玄境的肉身防禦。

哈哈,發達了!

他心中竊喜不已......

“說。”淩紫月應了聲。

“此人雖然與陛下大婚,但無官無職,怎麼能跟陛下一起坐在龍椅上呢?請陛下將這個傻子轟出殿外。”

文武百官、彆國使臣紛紛響應:

“對啊!”

“我們怎麼能跪拜一個傻子?”

“他不僅傻,而且是個廢物呢。”

“讓我們跪拜這麼一個人,成何體統?”

“不行,絕對不行!”

......

謝然雙拳緊握,這才第一天,就有人發難了。

想要守住女帝老婆,難度不小啊。

“李鐘明,你好大的膽子!朕昭告天下,舉行了大婚,那麼,謝然就是靈風國皇帝。二帝共同執掌靈風國,有何不可?”

淩紫月大聲怒斥。

“原來,下毒害我之人叫李鐘明!”謝然記住了這個名字。

“陛下息怒,此人雖然跟你舉行了大婚,但他畢竟是一個傻子啊。”李鐘明仍然將矛頭指向謝然。

“臣附議,若拜傻子為帝,恐怕會遭他國恥笑。”丞相趙遠明跪了下來。

“臣也附議。”大將軍馮金成、兵部尚書何軍海等人,跟著跪拜在地。

文武百官見狀,也紛紛附議。

“誰說我是傻子啦?你纔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謝然突然站了起來。

此刻,他再不站出來證明自己,淩紫月就要被文武百官逼宮了。

這?!

文武百官麵麵相覷,謝然口齒憐利,哪有半分癡傻?

“哼!”李鐘明冷哼了一聲,“你說你不是傻子,誰信?那你知道,九野是什麼嗎?”

九野?

就在謝然一臉懵逼之際,係統給了一個虛無介麵。

“我當然知道,二十八宿分成九野。

中央鈞天,角宿、亢宿、氐宿

東方蒼天,房宿、心宿、尾宿

東北變天,箕宿、鬥宿、牛宿

北方玄天......”

謝然一字不漏,對答如流。

不會吧?

所有人都驚呆了。

謝然不是傻子嗎?

他的思路怎麼這麼清晰?

這一下,就連外國使臣也被震撼到了。

彆看在場之人都是修玄者,真要一字不漏說出九野,十個有八個是做不到的。

不曾想,他們眼中的傻子,竟然做到了。

莫非他此前是裝傻?

眾人隻能這麼想了。

“九宮八門,哪九宮,哪八門?”李鐘明不死心,又拋出一個問題。

“一宮坎,二宮坤,三宮震,四宮巽,五宮中......

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謝然仍然對答如流。

這一下。

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

如果謝然是傻子,那麼,他們連傻子都不如。

除了李鐘明、趙遠明、馮金成、何軍海四人,其他文武百官,紛紛放棄了對謝然的聲討。

“眾卿家,還有什麼異議?”淩紫月麵帶微笑。

她對謝然的表現,非常滿意。

此刻。

謝然卻是心虛得很。

這是因為,他全程都開了係統外掛。

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個穿越者。

更要命的是,他才穿越一天,哪裡懂得了那麼多?

“陛下,臣還是不服!謝然就算不是傻子,也是一個廢物。”李鐘明仍然不依不饒:

“靈風國人人尚武,我們豈能奉一個廢物為主?我要向他挑戰!

如果他贏了我,我纔會臣服於他。”

在全民修玄的靈風國,任何人都可以向彆人發起挑戰。

當然,對方接不接,另當彆論。

“臣附議!”趙遠明、馮金成、何軍海齊聲道。

很顯然,他們四個人早就商量好了,要給謝然一個下馬威。

其他文武百官冇有吭聲。

算是默認了吧。

彆說靈風國了,整個天火域,哪個國家不是人人尚武修玄?

冇有絕對的實力,不可能贏得彆人的尊重。

“挑戰?”

謝然沉吟少許,心中便有了打算。

“我接受你們的挑戰!”

謝然的話,讓大殿內的文武百官、彆國使臣,瞬間炸開了鍋。

“他竟然接受了?”

“真是不知死活啊。”

大殿內,各國皇子、聖子都是幸災樂禍,準備看一出好戲。

“本以為他的神智恢複了正常,可誰知,還是如此糊塗。”

“太傻了!”

“簡直就是一個傻帽。”

“**一個。”

“哎!”

看到一口答應下來的謝然,文武百官連連歎氣。

就連淩紫月也是蛾眉微蹙。

她想不明白,謝然為什麼要接受挑戰?

謝然是一個廢人,就算當眾拒絕李鐘明的挑戰,彆人也不會說他什麼。

“什麼!你答應啦!?”李鐘明感到不可思議。

“對啊,還有誰不服?都站出來吧。”謝然的雙眼,不停的掃視文武百官、彆國使臣:

“一個一個上,太麻煩了,我要一個打十個!”

我靠!

謝然太狂了!

狂得讓人尖叫!

“我不服!”

“一個廢物,居然這麼囂張?”

“我也不服!”

很快,人群中走出了六個人來。

謝然想一個打十個,他們真的湊齊了十個人。

這六個人大有來頭:

東寧國太子,司徒雪海;

昊天宗聖子,唐耗、唐塵;

天鬥國皇子,寧豐致、寧缺;

加瑪國大皇子,蕭煙;

十個人之中,實力最差是趙遠明,地玄境一級;實力最強的是蕭煙,地玄境十級。

他們都對淩紫月垂涎三尺。

隻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淩紫月最終選擇了謝然。

他們當然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