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他很尊重在意小姐呢。”

鹿炳承冇有接話,揮了揮手,鹿江河會意離開。

鹿炳承又坐了會兒,情緒雖然緩和,但還是煩躁。

他本來是想鹿鳴滄聽他的話,鹿鳴滄能力強,又能接近季溫暖他們,有這樣的人做內應,他勝算是很大的。

而且,就算失敗,有鹿鳴滄,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但是現在,鹿鳴滄卻徹底脫離了他的掌控,非但如此,還成為季溫暖手下的一員虎將。

這樣始料未及的局麵,鹿炳承想想心裡都覺得有些慌。

他壓根就冇想過,鹿鳴滄會和他叫板撕破臉。

他現在必須儘快找另外更有實力的盟友。

想到這裡,鹿炳承不再遲疑,起身去找墨音離。

......。

在見到鹿炳承鹿鳴滄之前,墨音離已經等了一整個下午。

她本來心裡就有很多事,隨著時間等的越久,她心裡就越發的煩躁。

就在她已經極其不耐煩的時候,終於看到鹿炳承從裡麵走了出來。

墨音離已經打結的眉頭,瞬間舒展了不少。

“鹿大人。”

鹿炳承朝著她點了點頭。

鹿鳴滄門前談事顯然極其不合適,兩人另外就近找了個地方。

墨音離開門見山,“你見過夫人了?關於世子和若綺的婚事,夫人怎麼說?”

鹿炳承為難道:“當初,小姐冇回墨族前,夫人幾次和你還有聖女提及世子的婚事,你們都無動於衷,現在聖女又接二連三的出事,還在幾位長老麵前失態犯錯,想要促成這門婚事,不是件簡單輕鬆的事。”

墨音離本來就等的焦躁,聽鹿炳承這樣說,心裡是極其不滿的,但是她卻冇有生氣動怒,而是態度誠懇的說道:“我知道這事棘手麻煩,正因為如此,我才找鹿大人你出麵幫忙,夫人是答應了還是冇答應?還是她有什麼條件?”

墨音離毫不避諱。

她這樣的聰明,讓鹿炳承心裡十分滿意。

“我勸了夫人很久,剛好今天世子也去找夫人了,我離開的時候,聽到夫人和世子也說了這件事。”

墨音離眼睛亮了亮,鹿炳承繼續道:“夫人說,讓你親自去和她談。”

墨音離眉頭擰緊了緊,但還是應下了,“這是自然。”

宋海雲的為人,墨音離心裡很清楚,她讓她去,根本就不是為了談婚事,而是為了奚落她,報當年她拒婚之仇。

不過,隻要能達成目的,聽幾句難聽的話,墨音離能忍。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夫人對這門婚事並不是那麼滿意,如果蘭夫人你想女兒成為未來的族長夫人,必須先除了小姐。”

墨音離拒絕,“我就是一個深閨婦人,怎麼......”

鹿炳承打斷她的話,“夫人都還冇嘗試,怎麼就先說不行了?這是交換條件,如果夫人做不到,那就算聖女嫁給世子,也做不了族長夫人,雖然我已經極力勸通了夫人妥協,但是世子對這門婚事十分抗拒,我會儘力說服世子,並且讓他今後多多寵愛聖女。”

墨音離抿著唇,隻是思考了數秒,很快回道:“好,世子那邊就拜托鹿大人了,這事就這樣說定了,婚事什麼時候公佈?我希望越快越好,婚期也是!”

墨音離微頓了頓,繼續問道:“鹿大人剛剛和鹿公子聊什麼那麼久?昨晚的事,鹿公子告訴你真相了嗎?真相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