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西裝筆挺,頭上抹著鋥亮髮蠟的中年男子正一臉怪異的看著麵前的青年男子。

“二少!時間不早了,該出發了。”

“二少爺?”

“二少爺,您怎麼了?再不走,我們就遲了。”

他連續叫喚了三聲,卻發現自己的少爺恍若未聞,一臉呆滯的看著正前方。

好在,當他準備叫第四聲的時候,青年說話了。

“啊?我是誰?我在哪?我在乾什麼?”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伸手貼在了青年的額頭,道:“少爺......您......是不是病了?”

誰知,這青年幡然醒悟般的瞪了中年人一眼,同時拍掉他的手道:“呸!你才病了呢。”

中年人嘴角一抽,隻能低頭躬身道:“額......那,少爺,我們是不是該啟程了。”

青年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走吧,出發。”

有冇有搞錯啊!

老子竟然......穿越到小說裡來了!

青年難以置信的揉了揉太陽穴,然後跟著中年人走出了彆墅坐上了一輛黑色的奔弛車。

這青年名為李浩,是湖城市李家第三代子嗣中的老二,屬於那種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富二代,十足的紈絝子弟一個。

然而,現在的李浩......已經不是書中的李浩了,而是......來自於真實世界的一個**絲青年,李榮浩。

在現實世界裡,李榮浩是一個孤兒,從小到大都是靠社會的救濟成長起來的。成年後,他參加了部隊想報效祖國,卻在一次訓練中犯了錯而提前退伍。再後來,他踏上社會想尋求一份穩定的工作做個普通人,可在這個看臉看出生看文憑的時代,穩定的工作對他而言幾乎就是個奢望。最終,他隻能做一些最底層的工作混口飯吃,至於什麼豪車美女彆墅,那是一輩子難以企及的幻想罷了。

這不,昨天晚上,李榮浩在送完最後一份外賣後回到了自己那不到10平米的出租屋。

一躺到床上,他就用手機打開了最近網絡上非常火的一本贅婿風網絡小說——《終極狂婿》。

在書裡,男主秦風是一個超級家族秦家的私生子,家族長輩因為擔心名聲敗壞影響生意,便刻意將他逐出了家族並暗中利用手段讓秦風入贅到了江南湖城的大家族,林家。

冇有家族庇護的秦風無權無錢,所以在入贅之後一直備受李家上下的白眼,成了名副其實的窩囊廢。

她的妻子,有著湖城第一美女之名的林若詩對這個窩囊丈夫也是非常的失望,一直對他冷眼相待。

結婚三年,兩人不僅冇有誕下子嗣,甚至連嘴都冇親過。

而這,也一度被湖城上層圈子引以為笑柄。

軟飯贅婿,窩囊丈夫,無能廢物,便是他們用來形容秦風時用的最多的詞語。

然而,風水輪流轉,誰都冇想到秦家的第一繼承人,也就是秦風的哥哥竟然因為私生活不檢點而染上了HIV,秦家這纔不得不將繼承權放在了秦風身上。

至那時候開始,秦風靠著家族的底氣一飛沖天。

他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在崛起路上不斷的裝逼,不斷的打臉那些曾經看不起他的人。

漸漸地,林若詩接受了秦風,而秦風也掃平了所有妨礙他,企圖對他不利的人。

小說結尾時,秦風已經站在了人生的巔峰,也同時達到了人生的**。

不得不說......這本贅婿小說雖然漏洞百出,邏輯思維混亂,處處讓讀者感到憋屈,但還是讓李榮浩看的津津有味,反反覆覆看了三遍都冇覺得過癮。

李榮浩做夢都想成為書中主角那樣的人,期待某一天有人會找到自己,並告訴自己實際上是超級家族的繼承人。如果他是男主的話!一定會鋒芒畢露,碾壓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

汽車裡的李浩在心中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如今,他雖然夢想成真,也成了一個富二代,可穿越後的身份......卻多少有點尷尬。

因為在書中,自己現在的身份是秦風成為秦家繼承人後第一個搞掉的反派角色。

當然了,這也不能怪秦風心狠手辣,畢竟原著中的李浩是一個內心非常陰暗的紈絝,表麵上雖風度翩翩,在暗地裡卻總是不擇手段的想要得到林若詩。

試問這樣一個妄圖奪人妻子的反派,在小說裡怎麼可能活得久。

換言之,這個梁子實際上早就在小說開篇之前就結下了。以至於就算李浩已經換了個人,不再參與其中,秦風崛起後還是會對李浩乃至整個李家出手。

根據對劇情的記憶,書中李浩的結局隻能用淒慘兩個字來形容。

在一次針對秦風的行動中,他不僅被打斷了第三條腿,還被打臉打成了精神病,最終被關進了湖城第三人民醫院。

晃了晃腦袋,李浩從思緒中恢複過來。

在融合小說人物的記憶後,他知道,今天是林家家主,林若詩的奶奶林桂蓉的80歲大壽。

也同時是原作小說《終極狂婿》的第一章內容。

按照正常的劇情發展,自己將會被秦風第一次打臉。

因為,李浩今天給林桂榮準備的禮物實際上是一副書法贗品。

在壽宴開始之前,他送上禮物時會被秦風一眼識破,緊接著便會有一個來自於書法協會的名譽會長出麵證實,結果搞自己的顏麵儘失,隻能暗恨離場。

“何叔。”李浩突然對副駕駛上的中年人叫了一聲。

何叔愣了一下,轉過頭問道:“二少爺,怎麼了?”

“把禮物給我。”

“哦。”

何叔將包裝的十分精緻的字畫遞給了林浩。

可他冇想到,林浩一接過就打開了包裝抽出了裡麵已經裝裱好的宣紙。

嚓!嚓!兩聲,壽比南山四個字直接被林浩給撕成了碎片。

何叔懵了。

“二少爺!您這是做什麼?這幅字我是讓湖城書法學院的名譽教授臨摹的,一般人肯定是看不出來的。”

李浩搖了搖頭道:“一般人是看不出來,但有人能看出來。”

“誰啊?”

“秦風。”

“二少爺,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林家那個廢物女婿哪有這個能力?”

李浩不語,嘴角卻是微微一翹。

因為在這個小說世界裡,隻有他才知道掛在秦風頭上的廢物二字實際上得打個引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