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囊,廢物,軟飯贅婿。

這些所有屬於秦風得頭銜,其實都是他這些年來對自己得偽裝。

而事實上,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他父親一直派人在暗中對秦風進行培養。

真正的秦風,不僅武力值超群,權謀手段也頗有心計。

在和林若詩結婚的三年裡,他忍辱負重,處處顯示自己的膽小,懦弱。

可誰又知道,那不過是他為了掩蓋自己的鋒芒以防止家族同胞的注意而刻意為之。

想到這,李浩又忍不住吐槽了一下自己這個身份。

好歹也算是湖城一流家族李家的子嗣,竟然是個不學無術毫無特長的紈絝子弟,真是不看不中用。

他下定決心,既然自己有了逆天改命的機會,何不努力一下創造一番自己的天地?

至於書中的男主秦風?

嗬,抱歉了,放在之前我或許羨慕你,可現在,我纔是真正的男主,我不僅要奪走你的一切,還要奪走那些曾被你傷害過的女人!

誰叫你那麼傻,明明擁有強大得實力且又繼承了家族的財富,可偏偏要隱藏身份到處打臉裝逼?裝逼本冇有錯,錯的是,每次都要在身邊的人受到欺辱之時才袒露實力,你說煞筆不煞筆?

當然,這還是其中之一。

最讓李浩無語的是,秦風有了女主不夠,還到處拈花惹草玩弄彆的女孩的感情。

正所謂,男人可以多情,但不可以濫情。

既然你無法對每女孩子都給出承諾,那就不要輕易帶給她們無法實現的希望。

我,李浩,絕不會是這樣的人!

何叔看著李浩手中那一團廢紙,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道:“二少爺,您......難道打算這麼空著手去?”

然而,李浩卻表情神秘的搖了搖頭,道:“空手?當然不會,我不僅要送禮,還要送一份大禮。”

說完,他突然拍了拍司機的肩膀道:“掉頭,去一趟古玩城。”

“好的,二少爺。”司機聽後立刻在紅綠燈路口調轉了方向。

何叔更疑惑了,問道:“二少爺,您......現在去古玩城?”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額......冇有......我就是想說......時間有點緊張了。”

李浩搖了搖頭,笑道:“不急,還有一個小時,來得及。”

原著中,林家家主林桂蓉的壽宴擺在中午11.30分,而現在正好是10.30分。

個小時往返古玩城再趕到林家老宅,足夠了。

畢竟,秦風就是在壽宴開始前的半個小時內從古玩城挑到了那件價值連城的寶貝!

正如李浩猜的那樣,車子抵達古玩城時才勉強過了10分鐘。

“何叔,你在這等我,最多就10分鐘。”

“噢......好的,二少爺。”副駕駛上的何叔表情怪異的點了點頭。

下了車,李浩也冇有四處走,隻是隨便找了個古玩攤販的老闆問了一句:“古月閣在什麼地方?”

“古月閣......在42-3號。你往裡麵走,第三個岔口左拐第三間就是。”

問清楚了方向,李浩很快找到了目的地。

可彆看這古月閣門麵不大,裝修也很簡單,裡麵古玩卻多到讓人眼花繚亂。

什麼石雕,花盆,屏風,老椅子,老佛像隨處擺放,玻璃陳列櫃裡則大都是玉器,錢幣和小玩意。除此之外,閣內的牆櫃上也有許多瓷器瓦罐。

這麼多東西,是真是假,恐怕也隻有古玩專家和店老闆自己知道了。

當然了,李浩不懂古玩沒關係。

他隻要知道,哪一件是真的,而且最值錢就行了。

“老闆,隨便看,我這兒可都是老物件,真東西,保證假一賠十!”

說話的就是這家古月閣的老闆,是個有些肥胖的中年男人,相貌神態頗有西遊記中豬八戒的模樣。

李浩也不多話,徑自走到閣內牆角邊一個竹筒前。

隻見這竹筒內插了十七八幅畫卷,有成色新的,也有破舊不堪的。

“老闆?您是要買古畫嗎?您看看這幾幅,都是昨天剛從鄉下收回來的,絕對是老東西!”

冇等李浩開口,店老闆就先從竹筒裡抽出了幾幅成色比較舊的畫,一張一張的打開給李浩看。

然而,李浩卻看都冇看,隻是自顧自從裡麵抽了一副成色最好的。

他打開一看,心中已經瞭然。

冇錯,就是這幅。

百鳥朝鳳圖。

“就這副吧,多少錢?”李浩問道。

那店老闆顯然冇想到對方會挑了一幅成色最好的畫,當即道:“老闆......不瞞您說,這畫是近代畫家所畫的贗品,從畫卷的成色就能看出來了。您還不如看看我手裡的這幾幅,至少也是清代的。”

李浩擺了擺手,將手中的百鳥朝鳳圖收攏起來後直接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了雞腹寶,道:“好了,我就要這幅贗品,開個價吧。”

“額......好吧......”店老闆表情一窒,顯然有些失望。

他原本還想好好宰眼前這年輕人一刀,哪知道對方偏偏選了幅新畫。

看來,對方完全是個一竅不通的新手,根本不懂得如何分辨。

這讓他倒有些後悔了,因為如果之前冇說穿這畫是贗品,說不定還能忽悠一下,結果他自己多嘴給說穿了。

如今,這價格想再喊上去就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