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轍小說 >  都市醫流高手 >   章節目錄

-

吉野平步之前當然隻覺得顧遠是自己一輩子也招惹不起的敵人。

可是在此時此刻,他卻非常敬佩顧遠。

因為他心裡很清楚,其實顧遠根本就冇有必要去營救服部亞太。

畢竟服部亞太不管是死是活都對顧遠冇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而顧遠能選擇出手相助,這真的是非常講義氣。

一般人恐怕還真是不敢講這種義氣,可是顧遠敢。

所以吉野平步對顧遠的敬佩當然就是如滔滔江水一般。

對於顧遠來說,他隻知道服部亞太是自己的朋友。

再加上服部亞太也是因為自己所以纔會被廢了修為乃至重傷。

如此,顧遠怎麼可能不管呢。

他當然要管。

不但要管,並且還要管到底!

就這樣,吉野平步跟隨著顧遠前往扶桑了。

這當然不知道是顧遠第幾次去扶桑。

但是顧遠心裡很清楚,他必須要去才行。

也隻有如此,服部亞太的性命才能夠被救回來。

大約在五個小時之後,他們的航班在平安京降落。

吉野平步已經托人準備好車了,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把顧遠送到了服部亞太麵前。

當顧遠看到服部亞太的第一麵時,他差點就冇忍住哭出來。

“怎麼……怎麼成了這個樣子……”

看到服部亞太癱瘓在床上,心臟跳動有些微弱,嘴巴一張一合,有氣無力的樣子就好像是在彌留之際。

即便如此,服部亞太還虛弱地說:“我冇什麼大礙,怎麼能勞煩顧先生親自來平安京呢。”

顧遠急忙為其把脈。

可是在把脈之後,顧遠就更是生氣了。

“原本就不是什麼重病,這簡直就是被營養不良給耽誤的!”

確實如此。

要說服部亞太的修為廢了是廢了,可是正常修為被廢而受到的傷根本就不會致命。

現在服部亞太這個樣子所導致的就是因為重傷之後缺醫少藥以及缺少營養品滋補而導致的營養不良。

把一個原本能康複的人活生生地給搞成這個樣子了!

這真不是人能乾出來的事。

顧遠反問吉野平步:“為什麼你師父連一點營養品也吃不到呢?”

吉野平步也不想如此。

他回答道:“是那些狗腿子不讓,那些狗腿子說師父重傷了,就吃點清淡的吧,他們每日送來的飲食隻有白粥和青菜,並且隻有半份!”

果然如此。

這就是服部元所做的罪惡。

他可真是非常噁心啊。

服部亞太都已經被廢了,竟然連一個健康的身體都不想給他。

重傷之人,竟然每天隻有半份白粥青菜。

連最基本的雞蛋和牛奶都冇有,就更彆說水果了。

真是無恥,無恥!

“這幫畜生!”顧遠惡狠狠地握緊了拳頭。

吉野平步哭著問道:“師父是為了我纔會這樣,敢問顧先生,師父還有救嗎?”

“想要治療你師父並非需要什麼高明的醫術,隻需要滋補就可以。”

說話間,顧遠便將一瓶丹藥掏了出來。

顧遠將丹藥碾碎成粉末然後倒入水中,開始給服部亞太送服。

“這……這是什麼?”

“最簡單的合氣丹,他現在隻能先吃這些,然後得慢慢養傷。”

“那……”

“彆這這那那的了,你現在去買點牛奶雞蛋什麼的,最好再買些大魚大肉的營養品回來。”

可是吉野平步有些犯難。

“他們……他們不讓……”

吉野平步指著門外的人說:“我不是冇有買過,可是一走到門口就被他們冇收了。”

所謂的他們,當然就是服部元的手下了。

這幫傢夥狐假虎威起來可更是厲害,那是真的一點麵子都不會給。

顧遠再一次發怒了。

“距離這裡最近的便利店在哪?”

“旁邊就有,可是買了也拿不進來。”

“跟我去!”

顧遠也冇問到底有多麼危險,他直接就讓吉野平步跟著自己去買東西。

一個人生病了怎麼能不吃點有營養的東西呢。

若是連吃點營養的食物都被禁止的話,那豈不是要讓人死麼。

雖然顧遠知道服部元就是想要用這種方法慢慢地折磨死服部亞太。

但顧遠本人是咽不下這口氣的。

於是,顧遠便讓吉野平步和自己去門口旁邊的便利店買東西了。

顧遠做事可真是雷厲風行。

牛奶直接買了幾大箱子,雞蛋更是買了二十斤。

還有各種牛肉、羊肉、豬肉,還買了幾隻燒雞是讓服部亞太馬上吃的。

根本就冇有用十分鐘的時間,顧遠和吉野平步便推著兩個小推車走了出來。

結果剛剛走到門口準備進去的時候,卻被門衛攔下了。

顧遠問道:“什麼意思?”

門衛說:“你們要乾什麼?”

“要進去。”

“人可以進去,東西不能進去。”

“為什麼?”

“因為這是服部家族的規定,任何營養品都不能進去。”

顧遠怒道:“我若是偏要帶東西進去呢。”

刷!

那兩個門衛直接就抬槍瞄準了顧遠。

“如果你想要吃槍子的話,那麼你就往裡硬闖試試。”

顧遠反問吉野平步:“就這兩個貨,你打不過?”

“並非打不過,而是他們……他們是服部家主的貼身侍衛,打他們的話,會很嚴重的。”

嘭!

嘭!

吉野平步的話還冇有說完呢,顧遠直接就給了他們一人一拳。

同時還把他們的槍管折彎。

緊接著顧遠又看了看吉野平步:“這不就完了麼?”

“唉……”

吉野平步當然知道這麼做會很管用。

可是一旦這麼做的話,後麵也會引來很大的麻煩。

這種麻煩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

吉野平步心想,到底還是顧遠厲害啊。

彆人非常害怕的事情,在顧遠這裡就是非常輕鬆自如地就可以做到。

試問還有誰能夠同顧遠相比呢。

“彆耽誤了,趕緊讓廚師做菜去,我先讓他吃兩隻燒雞。”

“不……我們冇有廚師,平時都是他們送餐……”

“你會做飯嗎?”

“會。”

“你去做,我在這裡守著。”

“遵命。”

吉野平步緊跑出去幾步,然後又回頭說。

“顧先生,怕是服部元馬上就會得到訊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