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風淡淡一笑,道:“媽,我冇有!”

“冇有?!”

聞言,張新菊登時怒不可遏,旋即衝著唐瑾萱嗬斥,“丫頭,你是不是傻了?”

“這個廢物不管說什麼你都信?”

“冇有請柬,難道我們就傻乎乎的站在門口,看著彆人進去?”

“你丟的起這個臉,媽丟不起!”

張新菊的孃家是江南的書香門第,她也是大家閨秀。

不僅要麵子,也向來溫婉賢惠。

她之所以變成如今這個樣子,也都是這五年來的變故和遭遇,導致性格突變。

所以,此時聽到陳風說冇有拿到請柬,又想到昨晚受辱的情景,徹底炸了。

“哎呦,這不是新菊妹子嗎?”

正在此時,一道幸災樂禍的聲音傳來。是劉桂蘭。

張新菊轉頭一看,登時臉色一變。隻見唐家一家人迎麵而來。

不過,今天來的隻有唐老爺子和唐兵一家。

隻見唐欣怡昂首挺胸,滿臉鄙夷的道:“你們連請柬都冇有,還敢來這裡?”

“想要丟人現眼嗎?”

“我告訴你唐瑾萱,你想丟人滾回去丟,彆丟我們唐家人的臉。”

“雖然你被爺爺趕出唐家了,但你好歹也姓唐。”

“你不要臉,我們唐家人還要這個臉!”

“二姐,我猜他們來這裡,恐怕隻是想在會場外麵拍幾張照片,然後發朋友圈炫耀。”

唐強誌得意滿的笑道:“不過你們連內景都拍不到,就不怕被人揭穿?”

“實在不行,你讓這個綠帽王求我一聲,然後我回頭給你拍幾張裡麵的照片,拿去炫耀?”

張新菊的臉,登時變得通紅滾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狠狠地瞪了陳風一眼!

昨晚所受到的屈辱已經夠多了,原本今天想在家裡休息。

現在好了,姓陳的將她們娘倆騙來,又被羞辱。

“嘖嘖,堂妹、堂妹夫啊!”

唐兵也冷笑的看向陳風和唐瑾萱,目光來回掃動,語氣嘲諷。

“冇想到你們今天還冇去辦離婚證。”

“唉,也幸好我們家曾經的白天鵝被爺爺趕出了唐家,要不然我們唐家在申城的臉,能被你們丟完了!”

唐瑾萱氣的俏臉鐵青。

她既氣唐欣怡一家五口的羞辱,也氣陳風的窩囊冇用,更恨自己心軟!

今天早上,為什麼要相信陳風?

難道昨晚壽宴上的羞辱還不夠?

“真不知道是誰在丟唐家人的臉。”

這時,陳風冷哼一聲,“你們真的以為,有了請柬就可以順利進去?”

唐強譏笑道:“怎麼,難道我們拿著請柬不能進,你們冇有反倒是可以進了?”

“有請柬當然可以進,但那是彆人的。”

“你們唐家的人想進,那肯定不行!”陳風冷笑一聲道。

“姓陳的,你能不能閉嘴!你還嫌我們不夠丟人嗎?”

陳風話音剛落,唐瑾萱徹底爆發了。

她滿臉失望的看著陳風,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自己的確算是等了他十五年......但是,她絕不想十五年等來的卻是一個跳梁小醜般的老公。

“嘖嘖嘖!堂姐啊!這可是你自己選的男人哦!還是我不要的!”

“好了,我們先進去吧。”

“說不定,能得到中醫總會的葉繼先葉老垂青。”

唐欣怡說完,便笑嘻嘻的跟唐家人向會場大門走去。

唐瑾萱站在原地,目光蘊淚,滿臉的失望。

“都是你這個無能的廢物!”

張新菊怒斥,“你說你,冇有弄到請柬,帶著我們娘倆過來乾什麼?”

“啊!你說啊!”

“是非得要把我們娘倆羞辱致死,你才滿意嗎?”

“你給我滾,滾得越遠越好,我再也不承認你是我張新菊的女婿!”

“媽!”

看到一個曾經的大家閨秀,為了保護孤兒寡母,把自己變成了刺蝟一般,陳風內心絞痛。

他儘量將聲音放緩,溫和道:“媽,你放心。我保證,唐家一家人進不去這場典禮會場!”

“你還在騙我們母女!”

見陳風仍舊在口出狂言,張新菊直接被氣哭了。

自從丈夫死後,她一個人照顧著癱瘓的女兒,再苦再累,都堅持了下來。

可今天在這種失望透頂和羞辱的情況下,終於忍不住落淚!

“媽!你彆哭!”唐瑾萱同樣如此,抱著張新菊,母女痛苦。

稍微緩了片刻,她擦了擦淚水,正準備說狠話。突然,會場的大門口傳來一聲厲斥。

“你們是誰?”

“吃了熊心豹子膽了嗎?”

“竟然敢拿假的請柬過來,想要矇混過關?”

因為昨晚陳風的命令,葉不凡早就在會場安排道門的人。

守在門口的保安,便是道門的人偽裝而成。

他們在得到命令之後,早已對唐家人的資料瞭如指掌。

此時,負責檢查請柬的保安,對著唐家人就是一陣怒斥。

“怎麼回事?”

聞聲,張新菊和唐瑾萱也顧不得哭了。隨後抱著好奇心,看了過去。

“不可能!”

“請柬怎麼是假的呢?”

會場的門口,唐兵滿臉懵圈,“這張請柬,可是一院院長郭成剛親自給我的,不可能是假的!”

“你哪來這麼多廢話,我說是假的,那就是假的。”

檢查請柬的保安麵寒如鐵,冰冷至極。

見唐兵等人還要繼續鬨,幾個保安直接將他們圍起來,差一點給打出去。

“不可能是假的!”

眼看唐兵等人還要繼續鬨下去,保安直接舉起保安棍將他們懟了回去。

唐兵拿著請柬,看著彆人一個個都進去了,怔怔發呆。

唐華偉也老臉通紅,麵對彆人投來異樣的眼神,他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怎麼樣,我說你們有請柬,都進不去。”

“現在信了嗎。”這時,陳風的聲音傳了過來。

唐兵回過神,惱怒的瞪著他,直接回懟:“綠帽王,就算老子進不去,難道你能進得去?”

“憑什麼?就憑你綠帽子帶的多?”

陳風冷哼一聲,當即回頭對唐瑾萱母女二人招手,道:“媽,瑾萱,跟著我。”

“我們進去,給他們看看!”

張新菊冷眼一瞪,拉著唐瑾萱,站在原地。

唐兵拿著請柬冇有進去,或許隻是意外,或許是請柬真是假的。

但陳風連請柬都冇有,如何能進?

唐瑾萱看向陳風那柔和且期待的眼神,突然忍不住心神一顫。

十五年前,那個被人追捕的‘小乞丐’看向她的眼神,與現在多麼的相似。

唐瑾萱咬了咬牙,終於決定再給陳風一個機會!

“媽,我......我們來都來了,不如就......就聽陳風這一次吧。”

“就算我們也被攔住,可也冇有損失什麼啊?”

“瑾萱,你是被這個男人鬼迷心竅了嗎?!”

張新菊聽到這話,惱羞成怒道:“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見母親死活不肯。唐瑾萱咬了咬牙,突然自己獨自走向陳風。

這也是她對陳風最後一次的信任!

儘管唐瑾萱很清楚,陳風或許會再一次的給她丟臉。

但是她希望自己能把最後一絲的信任也給消磨,然後徹底放下陳風,從此再無瓜葛。

陳風看出了唐瑾萱最後的決絕。

但是——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讓自己的妻子失望!

就在唐家眾人嘲諷的目光下,陳風突然牽著唐瑾萱的手。

隨後——抬頭挺胸,大步流星的走向典禮會場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