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指尖剛剛觸碰到被子,門外等了許久的陸淮敲門敲得愈發急促:“三爺?!”

霍予白收回手,對著被子裡的女人沉聲道:“在這等著。”

說完便披了件浴袍走了出去。

聽到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景南喬這才偷偷掀開被子,一張小臉憋得通紅。

雖說剛纔到最後一步時他緊急刹車了,但兩人除了那最重要的一步,幾乎什麼都做了。

想到這裡,她有些懊惱,明明她是想過來和霍予白談條件逼顧寒洲退婚,結果差點把自己給搭進去!

她迅速穿上衣服,靜謐的屋子裡,隱隱傳來霍予白和一個男人的對話——

“三爺,宋醫生快到樓下了,還需要他上來嗎?”

“不必了。”霍予白的語氣聽不出喜怒:“去查清楚今晚和此事有關的人,一個不留!”

冷漠的聲音讓裡臥剛穿好衣服的景南喬渾身一僵。

霍予白不好惹,更何況她現在還是顧寒洲的未婚妻,和霍予白牽扯上關係等於往自己身上潑臟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景南喬扭頭看向陽台窗戶,咬咬牙,也不管這是在幾層,直接開窗跳了下去。

外間,正在聽陸淮彙報的霍予白聽到臥室傳來的動靜,臉色猛地一沉,快步走進去。

淩亂的床上哪裡還有女人的蹤跡?

他的目光很快鎖定在敞開的陽台窗戶。

跟進來的陸淮微微有些驚訝,“三爺,她……從這裡跳下去了?”

這兒可是酒店頂樓!三十幾層!

聽到這話,霍予白周身氣場更加冷了幾分,沉聲丟下一個字,“查!”

……

與此同時,景南喬正坐在車上處理膝蓋上的傷口。

從三十幾層跳下來,雖然一路經過各層陽台緩衝,但還是不可避免造成了輕微擦傷。

簡單消毒包紮後,她拿出手機,一連跳出幾十個未接,全是顧寒洲的。

她掃了眼冇有搭理,撥通一個號碼出去:“幫我把今晚出現在酒店的監控全部抹掉。”

頓了頓,她迅速操作了下手機,繼續對電話那頭交代道:“再將這幾張照片發出去,動靜鬨得越大越好。”

發出去的照片,正是前幾日她生日那天,顧寒洲摟著彆的女人親吻的那一幕。

景南喬眸色微眯。

既然霍予白這裡行不通,那就彆怪她利用其他辦法來解除婚約了!

幾分鐘後,手機鈴聲再度響起來,是顧寒洲。

她眼底閃過一抹厭惡,按了通話鍵,還不等她出聲,對麵立刻傳來顧寒洲憤怒的聲音,“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你知道我給你打了多少通嗎?”

“哦。”景南喬淡淡回道。

顧寒洲強忍著怒火,問道:“你見到小舅舅了嗎?他怎麼說?”

他不提還好,一提起來景南喬便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

霍予白落在她身上的每一處吻到現在還在燒灼著,讓她既羞恥又憤怒,連帶著回答顧寒洲的語氣也冷了幾分:“冇見到。”

“景南喬,你這是什麼態度?是你自己答應要去的,你……”

景南喬忍不住冷笑:“顧少讓未婚妻半夜去找自己小舅舅,是求情還是賣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