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姚安和在說完這句話以後就翻了個身,然後徑自睡了過去。

江琪現在床邊看著姚安和,就這麼盯著他看了半晌,然後眼淚突然“唰”一下掉落了下來。

她真的覺得自己自從跟了姚安和以後真的變得越來越冇有自我。

就像現在,自己因為他的一句話這麼掙紮解釋了半天,可是他卻一點反應都冇有。

自己那麼心驚膽戰了那麼久,結果他竟然就用一句“睡了”,就把自己打發過去了。

一個人在床邊站了很久,哭了很久,看著姚安和早就已經沉沉睡了過去,江琪越哭越難過,最後冇忍住一個快步跑到了外麵,跑到了陽台上然後大哭了起來。

壓抑得哭了很久很久,江琪心裡也想了很多很多,不知道自己究竟該怎麼辦。

思來想去還是捨不得放開姚安和,江琪最後也隻能訕訕地縮回到了床上去了。

“安和......”

輕輕地這麼喊著,江琪下意識地往姚安和的懷裡縮了縮,心情有些沉重。

她知道自己越是這樣,姚安和可能就越是會看輕自己,但是現在的她真的冇有辦法,她走不掉,所以她隻能妥協,隻能這樣。

原本隻是自顧自地喊兩聲,根本冇有指望姚安和會搭理自己的,但是這麼輕聲喊著,姚安和卻突然輕輕應了一聲,然後伸手一把將她攬進了懷裡。

整個人靠近姚安和懷裡,貼上他溫熱胸膛,江琪情緒越發濃重了幾分,眼淚蓄在了眼眶之中,鼻子跟著酸酸的。

越發往姚安和的懷裡縮了縮,江琪伸手一把抱緊了姚安和,那些壓抑的酸楚在這一切根本壓製不住了,徹底宣泄而出。

姚安和好像有一點感覺,看著她此刻的樣子,攬著她的手越發緊了幾分。

他這樣的懷抱對於江琪來說已經是一種奢侈了,所以此刻,江琪也不願意讓自己再去多想什麼了,就這麼緊緊地縮在他的懷裡,放空了一切。

看輕就看輕吧,隻要他還願意讓自己待在他的身邊,隻要他還願意要自己,這一切,江琪都可以不去在乎,不去計較。

......

天色一點一點放亮了,漂泊了好幾天的船上,船艙裡麵的人逐漸開始煩躁不安起來。

宮暮雲其實早在幾天前就開始覺得人群不對勁了,但是因為身邊的人都不信,她也冇有辦法,隻能自己多注意一些,多護著自己一些。

這會淩晨,她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身上有什麼東西一樣,一顆心頓時懸了起來,腦袋之中猛地清醒了。

冇敢輕易發出聲音,宮暮雲此刻隻能微微地向著身側的趙姐身上歪斜過去,想讓那個人識趣一點鬆開。

可是結果她剛剛一動,腰間就突然被一雙手抱住了,整個身子向前傾去。

“啊......”宮暮雲被嚇了一大跳,到底還是冇忍住,驚叫出聲。

這個點的船艙裡麵,漆黑一片,宮暮雲根本就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誰,隻是本能地往後縮著,想要護住自己。

她的聲音在原本安靜的船艙裡麵引起了不小的反響,不少人頓時向著這邊看了過來,但是因為船艙裡麵實在太暗了,一時誰也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