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漠軍神》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北漠軍神》,本小說講述了陳天沈月妃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北漠軍神》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戰士麵帶遲疑,似乎對陳天的決定有些為難。

聞言,陳天眉頭微皺。

“替我轉告上峰,今天我還有其他事要做,改日,一定親自登門拜訪。”

“謹遵先生口諭。”

聽到這話,戰士才鬆了口氣,恭敬地鞠了一躬,隨後悄然離去。

這幾十年,戰士一直跟在上峰身邊。

能讓上峰接見的人,恐怕超不過五指指數,今日的陳天算其一。

然,為了陳天,上峰推掉了所有的行程安排,最後等到的卻是這麼一句話。

他曾問上峰,陳天到底是何身份,為何要如此敬重對待?

上峰的回覆,僅僅隻有淡淡一句:“上天入地,放眼炎夏,是為至尊!”

一言道破,哪怕從未相見,戰士也已經知曉,陳天到底何種身份!

離開小區,暗月便收到一條訊息,轉頭跟陳天彙報:“先生,曾經的事都已經看清楚了,幕後主持人不是彆人,正是當初跟你一起合作的林家林清雅。”

聞言,陳天忽而停下腳步,眼神中帶著一絲玩味,看向林家的方向。

六年以前,自己和林清雅可謂錦城雙絕。

兩人強強聯手,硬生生將天宇集團從資產幾百萬,推向巔峰。

搖身一變,成為價值上百億的大企業。

在許多人眼中,兩人纔是真正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可誰又能想到,在天宇集團剛剛步入巔峰,林清雅竟然暗中使詐,將陳天推進深淵,至此萬劫不複。

“六年前,一切開始的時間,回到一切開始的地點,我會一滴一滴的,將所有屬於我的一切都討回來。”

“林家,如今氣數已儘,希望他們已經做好為自己料理後事的準備。”

陳天的眼中隻有淡然,一切彷彿都隻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

似乎輕輕一彈指,林家便會如同塵埃一般,從這個世上徹底消失。

“還有那個當年和我一起被陷害的女人呢?她現在身在何處?過得怎麼樣?有冇有她的任何訊息?能夠讓我直接見到她?”

想起那人,陳天心中一痛。

一切都因為自己,那位女子恐怕這六年來過得都不好吧。

“回先生,那位女子叫蘇倩,是錦城蕭家的嫡女,當年事情發生,她便被父母趕出家門。”

“現在育有一女,在錦城開了一家小服裝公司。”

“不過這些年來,她一直在打聽先生您的訊息,對您恨之入骨。”

暗月麵露難色,不過還是如實稟告。

聞言,陳天笑了笑。

但那一絲笑容中,夾雜著的,卻是無儘的心痛和自嘲。

一切都因為自己,她恨,那也是應該的。

六年前,為了讓自己墜入深淵,林清雅在杯中給自己下藥。

同時還邀來蘇倩,最終釀成大錯。

想來當初,蘇倩一定受儘眾人指責,成為受人唾棄的對象吧?

可就是如此,她竟然仍舊為自己誕下骨肉,頂著一身罵名,讓家族拋棄,一直支撐到了今時今日。

終究是自己負了她!

這次回來,陳天就是要讓自己的餘生,都用來彌補蘇倩。

就是她應得的,也是自己該做的!

“給我安排個合理的身份,我要一直待在這母女倆的身邊,用自己餘下的生命,去好好彌補她們。”

眼神中帶著堅決,身為堂堂玄殿,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恐怕在場隻有暗月知道,陳天所言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先生,蕭小姐一邊要有經營公司,另一邊又要照顧女兒,兩邊加在一起,根本應接不暇。”

“所以在招聘私人司機,想要協調其中,隻不過似乎一直有人從中作梗,所以到現在這件事還在閒置中。”

“不過如果先生前去應聘,想來應該再合適不過。”

所有的訊息早已查得一清二楚,暗月一五一十的回答。

聞言,陳天輕輕點頭。

能夠常伴左右,這的確是一個再好不過的職位。

兩人很快便來到了蘇倩所在的公司樓下,由於過來應聘,暗月自然不可能跟著上去,所以便先行離開了。

陳天深吸一口氣,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態。

哪怕當初上戰場時,陳天都冇有現在這麼緊張。

進入公司,暗月早已把一切都打點好,很快就有工作人員,出來帶著陳天,前往總裁辦公室。

辦公室內,一位精緻乾練的女人,穿著一身職業裝,雖然坐在椅子上,卻同樣難以掩飾那近乎完美的身材。

冇有一絲瑕疵的臉蛋,哪怕僅僅一眼,都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彷彿女人都在那,就是一道無可挑剔的風景線。

靠近幾分,甚至還能夠聞到淡淡的芳香。

沁人心肺,提神醒腦。

看著眼前女人,陳天不由微微一愣。

她仍舊如同六年前一樣,冇有一絲一毫的改變。

同時,陳天的心中情緒跌宕起伏,竟然出現一絲慌亂。

眼前這個女人,為自己禍害一生。

同樣也是自己第一個,有過水**融的女人。

而且,她還為自己生下一個女兒,獨自一人,養育至今!

然,陳天心情還未平複,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卻突然開口,徹底將他拉了回來。

“是誰讓你上去進來的?冇看到我跟蕭總正在談事情嗎?如果泄露了商業機密,你覺得你擔待的起嗎?”

“信不信到時候報警把你抓起來,讓你下半輩子都在牢獄中度過?”

一旁的工作人員眼神的慌亂,趕緊開口解釋:“孫總,這位先生是過來應聘總裁的私人司機的,因為是總裁吩咐過,所以我把他帶了過來,讓總裁親自過目。”

“嘖嘖,原來是這樣,不過我看這小子也不適合當司機,趕緊把他給送走吧,冇必要留在這裡礙眼。”

孫世洪盼著二郎腿,甚至連看都冇看陳天一眼,開口就說道。

聞言,工作人員隻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蘇倩。

蘇倩眼神冷漠,冷冷撇的一眼孫世洪:“孫世洪,我要找誰做我的私人司機,那是我自己的事,而且就算真的要開除他,那我也會通過人事部,而不是你這個外人。”

“嗬嗬。”

孫世洪聞言,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繼續麵試又有什麼意義?冇有我的同意,冇有我的批準,你覺得有誰敢應聘當你的私人司機嗎?”

然,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徹底將局麵打破。

“我敢!”